那年华衣 第一章 劳苦人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第一章劳碌人家日出时分,汴京城外,密密麻麻的砖木屋错落有致地挨在一起,成片的菜畦绕着房屋在太阳的余晖下颜色分外比较鲜明,除了手脚勤快的妇女趁着太阳上山给院前的菜地撒了点水,水珠晶莹剔透挂在翠绿的菜叶上再折射出很微弱的七彩光晕。许多男人光着臂膀在坝子上喝许多男人光着臂膀在坝子上喝着凉水聊着天,远处的小童赶着鸭子回家来了。。...

那年华衣

推荐指数:10分

《那年华衣》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第一章劳苦人家

日落时分,汴京城外,密密麻麻的砖木屋错落有致地挨在一起,成片的菜畦绕着房屋在太阳的余晖下颜色格外鲜明,还有勤快的妇女趁着太阳下山给院前的菜地撒了点水,水珠晶莹剔透挂在翠绿的菜叶上折射出微弱的七彩光晕。

许多男人光着臂膀在坝子上喝着凉水聊着天,远处的小童赶着鸭子回家来了。

有户人家却没有劳作一天后的放松氛围,正值壮年的男主人,刘壮,躺在里屋,右腿大腿根部缠着绷带,渗出的血迹已经发黑,屋内仅有的一片亮瓦透出一丝微弱的光芒,照在他的胸膛上,快速地起伏着,他张着嘴大口地喘息,嘴角已然干涸得开裂,额头却疼得流下大颗得汗珠。他的妻子,张芹娘,坐在堂屋门口,无声地用袖子擦着眼泪。

“娘。”一个半大少年郎挑着柴火推开栅栏进了门,一面将柴火堆到角落,一面擦着汗水,说道,“娘,我明天去山里打猎,猎到好物就能给爹看病拿药了。”说着,走近堂屋门口的女人身边,将今天所得的铜板给她:“娘,莫伤心,今天的主顾有个格外大气的,总共得了150文呢。那管事说,有稀奇的山货他都收。”

女人站起身来,拢了下衣袖,说道:“大郎真厉害,办事须得仔细些,别像你爹走货的时候摔到石头上。现在咱家可禁不起了。二妹赶鸭子还没回来,你弟下学也还在路上,你先去看顾你爹,我去准备饭食。”

“好叻,娘,您也别太累。”半大少年郎,也就是刘大郎,说完迈步进了里屋,用布沾了水,给爹润了干裂的嘴唇。他爹看着他,努力扯出一个笑容。

“爹,今天好些了没?”

“好些了,不疼了。”刘壮的声音非常沙哑。

“还剩一副药,我给您换下腿上的药,要是疼的话您就说一声。”刘大郎说着轻轻地解开他腿上的绳结,小心翼翼地将包扎的麻布展开,基本上全部都被血染透了,有些地方已经干涸了,一块一块的硬得像刚浆洗晾干的厚布。

最里层的布在揭开时已经与伤口的肉相连,刘大郎稍微用劲扯下,皮肉被牵扯,又开始渗血。他爹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刘大郎正将医生开的药酒淋上时,院子里响起了妹妹的声音。

“娘!”刘芳推开门,衣兜里装了好些个鸭蛋,里面混了一些小个的绿壳野鸭蛋,像献宝一样一路小跑跑到灶房给娘看,“娘!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他娘哭笑不得:“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回得那么晚的?家里的鸭子没少吧?”

刘芳一脸认真地说:“没少!一共三只,一二三,我数得可清楚了!”

“芳儿真能干!”他娘摸了一下她的小辫子,“快看看爹去吧,一会要吃饭了。哥哥也在屋里。”

“哇,哥哥也回来了。”刘芳放下鸭蛋飞快地跑进里屋,看见大哥正在往爹的伤口淋不知名的刺鼻液体,她捏住鼻子,叫了人:“爹爹,哥哥!我今天捡了好多野鸭蛋!”

她爹忍住疼痛开口:“芳儿真棒。”

“爹爹明天就能下床走路了吗?芳儿想要爹爹抱抱和飞飞。”刘芳蹲在地上,手肘倚在床边,撑着脸,对着爹爹撒娇。

“妹妹别闹了,爹爹还需要好好休息。就算明天就下床,也是不可能抱你飞的。”刘大郎开口,打碎了刘芳的美梦。

他爹笑了:“咳咳,你这俩孩子哟。”

“幺儿回来了,出来吃饭!”他娘在门口叫了一声,三弟就已经走到了里屋,向爹端正地鞠了一躬:“爹爹,哥哥姐姐,我回来了。”

“好好好,快去吃饭吧。”孩子们的爹轻微地摆摆手,示意孩子们出去吃饭。

桌上摆着每人一碗粥,一盘青菜和一碟辣菜头,三个孩子吃得津津有味,孩他娘端着一碗饭走进了里屋,轻柔地喂当家的吃饭。

“芹娘,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张芹娘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当家的,你这腿啊,大夫说要不是到得及时,你早就止不住血当天就去了呀!如今这骨头还是断的,还一直在渗血,大夫说你这腿很可能就废了呀。要是好好用药医治接骨的话说不定还能保住。将来才有希望能走路。当家的啊!你这可让我怎么活呀!”

“孩他娘,别听大夫瞎说,我好着呢,别花冤枉钱。”

“啪”女人一个巴掌狠狠打在了男人的胸口:“你连拦住我的力气都没有!你怎么敢再哄我!”

“咳!芹娘……”

“大夫让我们这几天趁早决断,治不治,不然晚了根本没办法治。可是下次看病拿药大夫说粗略估计要4贯。你出事那天,家里的余钱都已经使出去了,能借的都借遍了……就算把剩下的鸡鸭都卖了,也就只有1贯多……赶明儿我去找里正,看能不能把咱们家那块地给卖了。”话末,张芹娘紧紧攥住他的手。

“——娘,隔壁大姨母过来了。”刘芳扯着嗓子喊道。

张芹娘擦干了眼泪,连忙出去迎:“大姐你怎么来了。”

张大娘将提着的红鸡蛋递给她,跟随她的脚步往里屋走去:“我来看一下妹夫。”

芹娘请张大娘坐下,张大娘将男人的伤势看仔细了,温声劝道:“三妹,你家男人这病必须得治。不然全家都不好过。”

“大姐,我的身体好得很。”男人似乎有些生气,撑着手想要靠墙坐起。

“大姐,我想治啊,可是还缺钱。”芹娘苦言。

“你打算如何?”

“明天去找里正看能不能把家里的地卖了。”

“你家才有多少地啊,而且一时难以找到好买家。折腾走完手续到你手里的恐怕不过10贯,禁不起看病折腾。”张大姐看着自家妹妹愁眉苦脸,不忍提醒道,“地那是你们家吃饭的命根,可不能随便贱卖。”

“那……我该如何……”张芹娘不禁又掉下泪来。

男人见状嘴角紧抿,只得把头扭向另一侧不看她:“我不用治病。”

张大娘摇摇头:“昨天,我倒是不敢说话,今儿我倒是有一个办法,看你们夫妻二人如何定夺。”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