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弦无解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楔子】更深露重,又是一年深秋,像是所有事情都不喜欢突然发生在深秋......倾落不喜欢把头靠在对方肩膀上睡着,虽然这样有些不更方便随便变幻姿势,虽然也没什么比紧紧拥抱更能让她有很踏实的安全感,虽然夜深总是会醒过来,望着他鼻息清浅,气若芳兰,睡着的时候都皱着眉“她那边我也不常去,这不是想多来看看你吗?来我们过去说话”男人手攀上女人的腰,不安分的在腰间摩挲。...

落弦无解

推荐指数:10分

《落弦无解》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楔子】

更深露重,又是一年秋天,好像所有事情都喜欢发生在秋天......

倾落喜欢把头靠在对方肩膀上睡觉,虽然这样有些不方便随便变换姿势,但是没有什么比拥抱更能让她有踏实的安全感,尽管夜半总是醒来,看着他鼻息清浅,气若芳兰,睡觉的时候都皱着眉头,心理跟着一起思索到底有什么事这么值得烦心

伸手去描绘对方的轮廓,轻轻的生怕惊醒他,从眉骨到鼻梁到嘴角,一遍一遍很慢很轻,估计很喜欢这个人,就会很怕忘记他的长相,眼里心里看了无数遍还是想看,在他身边倾落甚少能睡个好觉,从小的患得患失,导致一遇见喜欢的不行的人就会每时每刻都害怕弄丢吧

这样想着模糊间又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时候更多人喜欢叫她小七.......

【异族部落深处】

如果乃一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带着母亲的浓浓恨意,并从这之后再也没见过她一面,得到过她的一句安慰一个拥抱......对于常人来说的确是称得上悲惨的事

生她的第一晚,她母亲的就因为羞愧难耐自尽,她不祥的名声穿彻整个部落

就连最后被送走大抵也是因为部落里的人还有半分人性,不至于忍心一个刚诞生的孩子就在眼前死去,像是终于得到了解脱般,她被送去了传说中她父亲所在的国度

【黎府】

华丽的马车里,年级略大的妇人勉强抱着一个孩子,看孩子的样子明显小的出奇,也不知道这样的长途奔波会不会对孩子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不过应该不会有人在意这些的,毕竟马上要被当成麻烦给送走了,谁又在乎这个麻烦到底是何感受

还没进去,在门口就可以听到一男人纳罕的疑问句,喋喋不休

“什么时候的事”“我黎堂从没做过”“拿出证据啊”......“什么,那我去看看”

“啧啧...若真的如你所说那确实少见”(小声嘀咕)

“嗯...嗯...,我确认过了,这的确有可能是我的孩子,既然你族以此为耻不如就由我代为收养好了”看过孩子的男人大声对等候的妇人说

“那就太好了,孩子就交给你了,以后她怎样都与我们无关了”妇人说完,像是一刻都不愿意留在这个地方一样,随着马车扬长而去.....

男人随后迫不及待的令人把孩子捧到一个香气扑鼻的女人面前

“你从外边抱来的野种也就欺负我性子好帮你善后了,哼,你怎么不放在太太跟前?”女人豆蔻红的水葱样芊指轻轻戳着男人的额头。

“她那边我也不常去,这不是想多来看看你吗?来我们过去说话”男人手攀上女人的腰,不安分的在腰间摩挲

“这孩子就先交给奶妈去洗洗好了,也不知道哪来一股子什么味?对了她以后叫什么?”女人的双手攀上男人的脖子,脸色泛着好看的红

“既然进了黎府,就按着辈分来吧,倾.....倾落吧”男人开始呼吸有些急促,像是被女人摸到了什么位置

“落字好,她是怎么也好不过倾城的”女人娇俏声响起,室内满是春色......

这就是黎倾落这个听起来还不错的名字的由来,是一个带着讨好某人意味随便决定的结果,从此之后她有了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和一段暗波涌动的童年......

【黎府深处观景园】

从黎倾落开始感知起周围一切,并有记忆起大致是6岁,是比同龄人晚出不少的,所以好些事也是这几年断断续续从来看她的下人嘴里才知道,原来一开始黎堂接她入府是看上她额头的这颗未显属性的胚,本来这些不知所谓的话于她本人也是很难理解的,不过来陪她的大多都是府里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不死,每天也没什么好说,来回来去好几遍再笨的人也能领悟七八分

此地是一个以灵力构成的大陆,倾落所在的国家名兆,而黎府是这个国家里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地位,所以对灵力的重视程度也尤其苛刻,所有黎姓的族人全是在13岁之前就可以显现独特天赋的天才,而所谓的天赋显现

“就是我额头中的这个红色长条?”倾落忍不住摸着头上的那道痕迹

“没错,大家出身的时候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胚,大部分的人因为天赋太弱在13岁前消失了,而所有黎氏的人全部都可以在13岁内,发育成自己的天赋模样”老皮忙着吃糕点,不在意的说

“什么叫自己天赋的样子?”

“你看六小姐额头上,那种红色的胚是不是越长越像一朵花?”

倾落摸了摸自己眉心中间那一小道红色的痕,点点头道“我没看过什么花,但是确实形状比我的好看多了”

“害,你这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要不就是被你那股子奇怪的味道影响的,什么花草都不长,你看看这些也就这些万年竹还没遭迫害,不过也变得黑黑的......”

“继续啊,然后呢?”倾落很少有被老皮话语如此吸引的时候

“所以主要看你头上的这种胚长成何种样式便倾向哪种属性,咱们家来看大少爷和二少爷额头有金光成针状,乃是金属性里最强的,三小姐和四少爷,一个水滴样一个砂砾样,乃是水、土两样属性,五小姐早夭,六小姐额头的小花乃是木属性,而你就因为隐隐发着红光,才被老爷收回府里,就盼着你是火属性才好呢”

“我偷看时怎么不曾看见大哥他们额头上有何种印记呢?”

“13岁化形之后便可以心随意动,只有使用灵力时才会显出印记,要不然平常就让人家知道你是什么属性,人家想搞你还不是轻而易举”

“这又是什么道理,都各个是天才了还会被人欺负”

“每种属性之间是相生相克的,每种属性都有自己不想遇见的对手,除非...害跟你说这些干嘛,你还有两年就13岁了吧,我看你啊,估计是黎家里面唯一一个不会显形的小姐咯”说完老皮拍拍手,像是吃完了

“切,谁稀罕在这里一样........不过我到时候没显形会被赶走吗?”倾落话语里开始含糊,说不清楚是什么缘故

“你这种就会封个什么公主,丢出去和亲啦,老爷子把你搞回来,总不至于叫你白吃白喝不出一点力的”老皮重重的拍了她的肩膀又继续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你还小以后也不是没可能,我走了,下次有米糕记得再留给我”

老皮走后,又是倾落一个人,自从来到这里除非小时候必要的情况离不开人,就总是留她一个在这小院子里,她也没什么朋友,自然也想不到别的去处

这院子不大不小,位于府邸深处,院内有一谭不大却深不见底的小池,里面常年四季都是寒凉的池水,周围扎满了一片泛着墨青色的竹林,而后便是她的小屋,屋内方正小巧,暗青色长幔铺遍每一处窗口,窗堰上挂满据说是为祈福用的红铃,但铃内并无胆心所以也不曾听见过响声,风起时恍惚飘摇,常让人生出此处美景不可多得之念

当初这里本是黎堂为妾室婵儿修建的一处观赏台,但建成之日隐约有黑气从院内溢出,甚觉不祥就一直搁置于此,无人居住,所以屋内布置到实在是简单,只余一张古朴的圆桌和一张双人苏绣合欢床,后来婵姨娘以她总是有一股奇异的味道为由,将她赶来这里,从此这一处竟也变成她一人的独院了

仔细想想常觉得也不是坏事,本来也是惹人不喜的存在,碍于眼前装腔作势倒不如看不见的清净

彼时甚觉无趣,倾落赤脚进屋在西处的窗台边靠坐着,这是小屋里她除了床之外最喜欢的地方,窗旁有多年未曾修剪的墨竹,抬眼不远处就是小谭,宽大的窗台凉而不寒,整个人躺上去也绰绰有余......

“小七,你怎么又在窗台上,过几天祖母的生日宴要准备新的礼服,我想着按顺序来说我后面便是你,所以叫你一起去选”黎倾城欢快的声音穿破一整个寂静的院落就这样直入耳膜

黎倾城是倾落的六姐,今年已满13,是下人口中那个唯一继承了木属性天赋的小姐,仔细想自从来到黎家,她算是最常来看倾落的人,所以哪怕孤僻如倾落也是渴望有人能够陪着说话的,那时候她还是倾落的六姐姐,是整个黎家倾落最亲近的人

“现在走吗?”倾落像是有些眷恋此刻闲暇

“不然你还有什么好收拾的吗?”她看起来是有点生气的半岔腰,生怕再不动身又要跟着理论,倾落立马翻身走到她跟前

“小七觉得我适合什么颜色呢?这次祖母生日是这几年来搞得最大的一次,我想着不能怠慢了才好,还有首饰之类的也得早些准备”粉白的小脸上黛眉一皱,额头中间的小花样胚是轻轻浅浅的绿色,跟着一起也皱了起来,一脸认真的问起来,倾城总喜欢唤她小七

“你生的白,什么颜色都会好看的”倾城的样貌自然是无可挑剔的,白里透粉,五官甚是精致小巧,发丝如瀑,更重要的是小小年纪竟有媚骨,枉如浑然天成般勾人神魄

“仔细一看小七最近是不是又黑了,我这么白也是因为平日有好生保养,小七你天天在窗台上怎么能不黑”倾城用好看的手掩着嘴笑道

“我黑不黑有什么要紧,也不怎么有人看我的”

“都说在你房间放一面镜子了,怎么没人给你拿过去吗?”

“我...我生的不好看,就让他们拿走了”像是提到了很让人害羞的事,倾落略微尴尬

“不过是黑些,算了,难得出来一趟先想我衣服的事好了”倾城牵起倾落的手径直出门

【四库房】

转眼便到了制衣局,黎府家大业大,像衣物、首饰、家具...样样皆为府内专制,门口小厮打眼一看,便忙笑脸迎来:“白姑姑正说等六小姐自己来选颜色呢”

“新进料子的颜色很多吗?”

“小姐自己快进去看看,听说是精贵料子,姑姑都不让小的们经手”

挑帘时,但见一位气质不俗的妇人,从头饰到穿着都搭配甚好,不出挑又典雅

“六小姐,安,七姑娘也来了”白姑姑执掌四库房已久,一般大型活动服装皆为专制,更是样样由她打造

“小七之前从没自己来选过衣服,但是老夫人这次生辰专门说了让我们都重视起来,也特地准许了小七可以自己选,姑姑就帮我们看看吧”倾城对下人说话向来客气

“早留好了,小姐请跟我去制衣间详看”

制衣间又在一道帘后,然后便看见各式样衣服被挂满墙,每面墙像是按材质分类,所以颜色甚是繁多

“小七还从没来过吧,不如我去试,小七看我试完的效果好了”

“好,我就坐这儿等你”倾落乖巧点头,找了一处坐下

“七姑娘喜欢什么样的?”白姑姑身旁一位刘海盖住大半脸的女孩竟突然问道

“我...我不急”倾落一时也没想过自己要选择什么,到是对这个问出口的人产生不少好奇,盯着她看起来

“我叫小刀,是姑姑带进府里的,去年刚进府”她像是看懂了对方的疑惑,好意答道

“嗯,那我的衣服就要麻烦你了”倾落像是有些不习惯说这样的话,说完赶紧低下了头

“那姑娘先陪着六小姐,我去帮姑娘看看”小刀说完将桌上的一盘水晶糕推向倾落这边,一脸笑意的离开,倾城很少能尝到样式精巧的糕点,大多都是黎堂打发下人送来的颇为粗糙,故此拿起一块细细咀嚼,像是想到什么又有点开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