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华锦 第三章 一个地瓜敬了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冷老太盘着腿坐在,所以冷,双手拢在灰黑色的棉衣里,头上带着自己绣的抹额,眉角有些塌,一贯的冷脸,鲜有笑的时候。“小花,屋里来!老二家的,你也回来坐定。”被被点名,墨宝华不动声色屋里,站在一旁垂首低下头。冷小花的贵爹也像拢加紧,家里的爷们除了“小花,进屋来!老二家的,你也过来坐下。”。...

九重华锦

推荐指数:10分

《九重华锦》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冷老太盘着腿坐在,因为冷,双手拢在灰黑色的棉衣里,头上带着自己绣的抹额,眉角有些塌,一贯的冷脸,少有笑的时候。

“小花,进屋来!老二家的,你也过来坐下。”

被点名,墨宝华不动声色进屋,站在一旁垂手低头。

冷小花的便宜爹也一样拢着手,家里的爷们除了干农活,其他时候是不用动手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背有点微勾着,平心而论,冷家老二是冷家兄弟几个里,长的最周正的,就是怕媳妇,给人感觉就是怂怂的,冷老太也是因着这个与老二家的媳妇更不对付。

冷老太对媳妇孙女们冷漠,但是对几个儿子,还是看的重。

“娘,有事啊?”说完,还不自觉的朝自家媳妇看了一眼,这都是习惯性动作了。

老太婆刚才说了自家的宝贝女儿,陈金桂本来心里就不高兴,朝着冷老二瞪了回去,顺便瞪了一眼墨宝华。

“怎么,娘跟你说事还的你家的同意啊?”冷老太抬了抬眉毛,目光犀利的落在陈金桂身上。

几个媳妇里,这陈金桂就是个混的,天不怕地不怕,什么礼义廉耻尊老敬孝的,在她这,全是屁。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哟,娘,你这话什么意思,他是你儿子,我能管着他和别的女人说话,还能管的着您吗?”

这话说的,一旁几个媳妇都低下头去了,冷老太气的指着陈金桂浑身发抖,这混账话,一向不管内院事的冷太爷也眉头直皱,烟竿子在桌上敲了一下。

这陈金桂就是再混,好歹在这家还是有点怕这平时话少一脸严肃的公公,收敛了下,乖乖闭嘴不哼气了。

“说正事吧。”

冷太爷发话,冷老太也只好憋着气狠狠的剜了陈金桂一眼作罢。

“小花年纪也不小了,十四了,别人家的丫头这个年纪,都说人了,这没个亲娘老子张罗,别让村里人看了笑话,好歹她也姓冷,你这个当爹的不想着,我这当祖母的的替她打算着,西头的坝子村,有户人家姓张,家里就一个儿子,那是什么都好,打发人说媒,我和你爹商量了一下,决定答应这桩婚事。”

冷老太对着冷家老二单刀直入,三两下就交代清楚了。

屋里所有人都看向冷小花,最紧张的就是陈金桂了,这女儿的婚事,一向是当娘的做主,后娘也是娘,这老太婆竟然一点风声都没露就给偷偷定下了。

冷家老二愣了下,他还以为啥事呢,想也没想,点了点头,“娘看着张罗就是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有这样的老子,也难关冷小花当时心灰意冷了,再看看这一家子人,墨宝华继续低头看着地面。

冷小花的婚事她是管不住,但是,冷小花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墨宝华,她墨宝华的婚事,还真不是他们能做主的。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我让陈媒婆去应个话,”

“恭喜花儿了,还是祖母疼你,娘,往后喜儿的婚事,你也的帮着掌掌眼啊。”冷老太话刚落,三房媳妇姜莲花立刻站出来了,还颇为得意的看了一眼陈金桂。

谁都知道,这两不对付。

老大和老四家的也跟着说了几句场面话,老太说好,就真的好了?真是好的,能轮到冷小花?

大家心里都明亮着。

冷老太显然高兴,还开口让陈金桂给冷小花添置一身衣裳,随后也就各自散了。

身为主角,冷小花到好像是过来应个景的,纯属多余的,墨宝华默默出了院门也没人注意到,墨宝华走出院子,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哪都一样。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世道,芸芸众生,是不是都逃不过一个利字!

新衣裳就别想了,冷老太能开口让陈金桂替她添置,就只是嘴上意思一下,而陈金桂,会不会这么看着让她这么便宜就嫁了?难说。

不管这一家子都打的什么算盘,且便,扰不到她就行。

冒着雪走到村口昨天藏人的窝棚边,看了一眼窝棚口被扒开的干草堆,心中了然,站在窝棚口并没进去,只是弯身看了一眼,果然人去窝棚空。

抬头看了看天,脸上波澜不惊,可那一双眸子,却如浩海深不见底,临走从破旧的棉衣里摸出一个地瓜,浅笑放在窝棚口,随后转身而去。

若是活着,定是被人救了,且当替他庆祝,努力活着的人,值得敬一个地瓜,与好人坏人无关,若被人找到死了,就且为当她管闲事祭奠一个地瓜。

在墨宝华离开后不久,窝棚边出现一个男子,银色的发,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疤,从额头顺着鼻梁笔直而下,配上那冷漠的表情,乍一看,很是吓人。

男子盯着地上的地瓜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弯腰捡起放入袖中,一个纵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踏雪无痕。

离此处不远的一个庄子上,一股浓烈的药味弥漫空中。

雪落纷飞,庄子内的院子被几个人围着,一老头正在忙着熬药,见到银发男子回来,停下动作看了一眼。

“主子如何?”银发男子的声音有些低沉,透着紧张。

“大难不死,人刚醒,进去吧,别说太久。”老头收回目光盯着药罐,知道人家担心自己的主子,将想问的话先咽了回去。

银发男子闻言,点头进入屋内,屋内烧的暖烘烘的,两步上前,在床前跪下,“手下无能,让主子陷入险境差点丢了性命,任凭主子处置。”

帷幔轻掩,床上的人费力的抬了抬手。

“弄明白了?”他相信银星的办事能力,找到他之后,知道该怎么做。

银星跪在地上,主子向来赏罚分明,不罚就是不罚,他也不会愚昧求死,只会默默记下这次护住不利之过。

将自己看到的和猜测的一一告知,并将带回的地瓜一并奉上。

帷幔内伸出一只手,银星立刻送上,他检查过,没问题。

已经凉透的地瓜,却依然带着淡淡的甜香味,帷幔内良久无声,帷幔外便依旧跪着不起。

“小农女...查清楚,让人盯着,一举一动如实来报。”帏幔里的声音有些低哑。

“是!”

“让蜜娘进来。”

“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