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不干了 第5章 退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行人出了院子朝上房走去,我们走过抄手游廊就看见上房外,丫环婆子站了一排,许是据说了响午的事儿,余光都悄悄地上下打量着崔九贞。后者懒得说深入探究这些眼神。一个穿着松绿色团花纹襦裙的婆子目光与站在后头的芙儿交接工作一刹,垂着了眼,打帘请她进来。“大小姐请!”进后者懒得探究这些眼神。。...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一行人出了院子朝上房走去,走过抄手游廊就看到上房外,丫鬟婆子站了一排,许是听说了晌午的事儿,余光都悄悄地打量着崔九贞。

后者懒得探究这些眼神。

一个穿着松绿色团花纹褙子的婆子目光与站在后头的芙儿交接一瞬,低垂了眼,打帘请她进去。

“大小姐请!”

进了正房,崔九贞视线一暗,目光略过精简却不失风雅一应摆设,来到正厅,对着上座的妇人行礼。

“九贞给母亲请安!”她缓缓抬眼,暼见上座那黛紫色,绣着金丝卷云边儿的裙摆。

温氏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来时的路上她一直在想,温婉?冷淡?

对原主说亲近,却不见多关心,说不亲近,却事事具到。

是个周全的。

似乎旁人提起也总会说上这么一嘴。

“不必多礼,坐下吧!”听着还算温和的声音响起,崔九贞这才抬起头,看了妇人全貌。

三十出头的年纪,眉眼与她极为相似,梳着倾云髻,白玉花簪压饰,微微扬起的唇角,愈发显得面容姣好,婉约风韵。

听说这对双生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想来原主的母亲大抵就是这般了。

在一旁高椅上坐下,直到丫鬟奉了茶来,崔九贞才敛起神。

轻呷了口茶,她搁下后,主动道:“女儿今日发落了您身边的李嬷嬷,还望母亲见谅。”

温氏眼中略过一抹惊讶,很快又消失不见,“我都听说了,今儿的事是李嬷嬷不好,你二妹也跟着胡闹,怪我平日里太纵着她了。”

“怎么能怪母亲,李嬷嬷得您抬举,便是她的福分,可仗着自个儿得宠,就阳奉阴违欺辱主子,这就是她的不是了。”

崔九贞不着痕迹地把话头扯回了李嬷嬷身上。

闻言,温氏面色未变,嘴角的笑意也瞧不出多少。

她道:“你这打也打了,气儿也该消了,以李嬷嬷的年岁,这顿板子也足够她一两月下不来床,等养好了伤,我再让她给你赔不是,可好?”

“母亲,这等欺辱主子的人,您竟然还要留着?”崔九贞惊讶问道。

温氏平下嘴角,“贞儿,李嬷嬷毕竟伺候我多年,府里诸事也得她帮衬着……”

“府中中馈母亲若不嫌弃,女儿愿意代劳,况且,李嬷嬷敢这般欺我,我看,每月送来的账册也得好好查查。”

崔九贞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温氏眉头微杨,正待说什么,便瞧见芙儿进来告罪,上前耳语几句。

话间,芙儿隐秘地瞥了眼镇定自若的崔九贞。

温氏却没什么反应。

将两人神色尽数收进眼中的崔九贞也不急,又端起茶呷了口。

“贞儿长大了。”片刻后,温氏笑道,“我竟不知李嬷嬷原是这般无礼。”

“母亲身子不好,身边又有刁奴欺瞒,自然怪不得您。”

“你受委屈了,我那儿有座红珊瑚,还算能看,回头你带回去玩玩。”

顿了顿,她又道:“至于账册,我再另外着人给你送去。”

退了一步,温氏带着几分询问。

崔九贞并未回应,只道:“母亲,我年纪不小了,旁的人家也是该学着打理中馈时候。既然您身边能人众多,那我便不掺和了,不过我娘的嫁妆……”

温氏听到这里,眉尖跳了跳。

“……我想自个儿学着打理,毕竟早晚都要交还给我。”

崔九贞这么说着,并未错过温氏那一瞬间的恍惚。

“你娘?”温氏抿了抿唇,低垂了眸子,看不清神色。

“母亲可是觉得不妥?还是说,我娘的嫁妆您做不得主?若是如此,我可以亲自去跟父亲禀报再说。”

温氏回过神来,淡淡看了她一眼道:“你娘的嫁妆在你外祖母手里,每月我也只是转交你这些账册罢了。”

“原是如此,那寻个日子,还是女儿亲自去跟外祖母说吧!”

温氏不置可否。

“李嬷嬷无儿无女,送出去也不妥,不若看在母亲的面儿上,饶她一回。”

崔九贞见目的达到,也不再步步紧逼,反正她想做的事,也不在于一时。

“既然母亲都这么说了,女儿怎好反对,只二妹那里恐怕因着今儿个的事,对我有所不满。”崔九贞看似有些纠结。

温氏顺着她的话,“淑儿还小,与李嬷嬷向来亲近,说了什么当不得真,回头我让她给你赔个不是。”

“赔不是就不必了,都是自家姐妹。”

再者说,让崔元淑和她道歉,这不是更显得她欺负人?

虽然是事实也没错。

对于她的拒绝,温氏没有再发话,只是看着她的目光隐隐带了丝探究。

见此,崔九贞搁下茶碗,起身福礼:“女儿还要去给祖父请安,今儿个就不多扰了。”

温氏敛下目光,抬了抬精致的下颚,对身侧吩咐道:“送大小姐出去。”

芙儿应声行礼。

待崔九贞走后,温氏才皱起眉头,失神地看着不知何处。

“母亲!”

思绪被突地打乱。

温氏掩下眸子里的神色。

只见崔元淑不满地从隔间走出来,恨恨地瞪了眼崔九贞离去的方向。

“您怎么能就这么放她走,大夫说了,嬷嬷的伤没两月好不了……”

“你的规矩都学到哪儿了?”

温氏冷下脸,目光触及到对方的面容,一瞬,又移开。

“嬷嬷的事我自会处理。”说着,她瞧见崔元淑泛红的眸子,稍稍缓了语气。

“你且回院子里思过,今日如此顶撞你姐姐,若是教你父亲知道了,怕是少不了一顿训斥。”

崔元淑闻言,更不舒服了,她红着眼眶,带了几分质问。

“母亲总是姐姐、姐姐的,可有想过我?”

“你浑说什么?”温氏皱起眉头。

一旁伺候的丫鬟萍儿见此立即劝道:“二小姐,夫人都是为了您好,您可千万不能因着外人与夫人置气啊!”

“她哪里想过我?若是真想过我,为何还任由崔九贞这般欺辱我,欺辱嬷嬷?”

说完,也不待两人再说什么,径自跑了出去。

外头又是一阵骚乱。

萍儿有些担忧,“夫人,二小姐这……”

温氏垂眸,淡淡地拂了拂袖上的褶皱,“随她去,若真因此闹开,也是她自个儿没本事,怨不得旁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