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正妻 第四章 母亲召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吴妈妈,你快点儿给姑娘穿上最厚重的衣服!”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急急忙忙的闯入顺姐儿的房间,也不说很清楚缘由,就慌慌张张的对吴妈妈道。“怎么了,槐香?”吴妈妈一脸雾水的望着槐香,她是田妈妈身边惯有支使的小丫鬟,在侯府众多的丫鬟中毫不不起眼的,但是吴妈“怎么了,槐香?”吴妈妈一脸雾水的看着槐香,她是田妈妈身边惯常使唤的小丫鬟,在侯府众多的丫鬟中毫不起眼,不过吴妈妈知道她是个机灵的,也是田妈妈最信任的,平常间田妈妈有什么事情,都是让她过来传话。。...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吴妈妈,你快点给姑娘穿上最厚实的衣服!”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急匆匆的闯进顺姐儿的房间,也不说清楚缘由,就慌慌张张的对吴妈妈道。

“怎么了,槐香?”吴妈妈一脸雾水的看着槐香,她是田妈妈身边惯常使唤的小丫鬟,在侯府众多的丫鬟中毫不起眼,不过吴妈妈知道她是个机灵的,也是田妈妈最信任的,平常间田妈妈有什么事情,都是让她过来传话。

“来不及说了,快点给姑娘多穿点衣服吧!”槐香说着,叫着顺姐儿身边的大丫鬟铃兰给顺姐儿找衣服,而铃兰没有多问,立刻和铃梅翻箱倒柜的找了最是厚实的衣服给顺姐儿换上。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顺姐儿一点都没有被槐香慌张的情绪给传染,一边乖乖的让丫鬟们给她穿上衣服,一边冷静的问,在与众不同的环境下成长,深知自己被亲生父母所厌弃的她比一般的孩子多了一股难言的冷静沉稳,更多了些不属于孩子的睿智。

“出了点事情!”槐香虽然机灵,但毕竟年纪还小,不经事,这个时候还没有从惊惶中恢复过来,道:“我是得了田妈妈的暗示,偷偷跑过来的,少夫人要为难姑娘!”

“少夫人要为难姑娘?”吴妈妈怎么都不敢相信槐香的说辞,她知道槐香说的少夫人是谁,可是她不是已经忘记了姑娘的存在了吗,怎么回想起来为难姑娘?再说,姑娘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亲生骨肉,把姑娘丢在这里已经够狠心的了,她怎么还能为难姑娘呢?

“这……”槐香倒是知道事情的大概情况,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脸上多了一丝痛苦的顺姐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个五岁的孩子,本来应该是在母亲的呵护下娇养的千金小姐,不但没有享受到她的身份应该享受的待遇,还要承受常人无法忍受的苦难,别的人或许可以漠视,可她们这些与顺姐儿接触多了的下人们却难以狠下心来无视。

“吴妈妈,四少夫人身边的罗妈妈来了!”一个婆子的声音打断了槐香没有出口的话,她惊跳起来,吴妈妈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示意铃兰将槐香藏起来,要是让那个和田妈妈一直在四少夫人面前争宠的罗妈妈见了槐香,一定田妈妈带来麻烦。

“这就是六姑娘了吧?”婆子的话音才落,罗妈妈就带着两个媳妇子走了进来,槐香已经在铃兰的帮助下藏好,顺姐儿冷静的看着这个见了自己没有行礼,而是大大咧咧的用一种不恭敬的眼光打量自己的管事妈妈。

“罗妈妈可是稀客啊!”吴妈妈不冷不淡的招呼了一声,道:“不知道罗妈妈到清苑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怎么都不让丫鬟们先通禀一声?”

不管顺姐儿是不是被冷落的,可她终究是四少夫人的亲生女儿,侯府的嫡出姑娘,罗妈妈这样直接的闯进顺姐儿的房间就是目无尊卑的举动,要是仔细追究起来,是要挨板子的。

罗妈妈脸色微微一僵,没有想到吴妈妈不过是被冷落多年的六姑娘的奶娘,居然还敢挑自己的礼,不过也就只是那么一瞬间,她脸上就戴上了笑容,道:“是老奴失礼了!少夫人急着要见姑娘,让我来请姑娘过去。我急着向姑娘请安,没有等丫鬟通禀,还请六姑娘赎罪!”

“少夫人要见姑娘?”吴妈妈惊疑不定的看着罗妈妈,要是没有槐香一脸惊慌的冲进来说了些奇怪的话,她一定会认为这是好事情,不管之前是怎样的,可母女天性,少夫人定然是想顺姐儿才让人来请的,她们姑娘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可是,有了槐香的报信,罗妈妈又这样不守规矩的硬闯进来,她怎么都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可不是嘛!”罗妈妈看了一眼惊疑不定的吴妈妈,再看看一脸冷静、半点笑容都没有的顺姐儿,忍不住的在心里撇了撇嘴,长的倒是很像少夫人,比九姑娘还要标致几分,可惜天生就是个怪物,难怪少夫人会那么厌恶了。不过,场面话她还是要说的,道:“六姑娘已经五岁了,是该请先生启蒙的年龄了,少夫人是因为这件事情找六姑娘的。吴妈妈给六姑娘换上一身漂亮的衣服,随我去见少夫人吧!”

罗妈妈眼尖,一眼就看出来顺姐儿身上穿得厚实,她得了四少夫人的指示,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也清楚四少夫人希望看到的结果,就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

换漂亮的衣服?吴妈妈瞳孔微微一缩,这是什么意思?槐香让给顺姐儿穿得厚实,;罗妈妈却让换看起来漂亮却相对单薄的衣服,她们怎么都关心顺姐儿穿什么衣服呢?

“既然是母亲想要见我那这就去吧!”没等吴妈妈回应什么,顺姐儿就冷静的道:“衣服就不用换了,免得让母亲久等!”

“六姑娘,好生打扮一下,少夫人见了会才会欢喜的。”罗妈妈是第一次见到顺姐儿,一点都不了解顺姐儿的性子,但对这个脸上没有带笑的姑娘却十分的不喜欢——在她眼中,这个不得宠,也永远不会受到重视的姑娘没有必要讨好和喜欢,说起话来也就少了几分尊重,多了一些说教的口气。

“喜欢的话是不是打扮都会喜欢,不喜欢的话,再怎么样都不会喜欢,还是不要费那个精神了!”顺姐儿冷淡的回了一句,她已经五岁了,不再是那个心心念念要见母亲的奶娃儿了,知道自己不讨生母的欢心——不,她得不到所有人的欢心,只不过其他的人对她是无视,而她的生母对她却是厌弃。

罗妈妈噎了一下,还想说什么,顺姐儿却不给她机会,迈着稳稳的步伐往外走,罗妈妈只好打消了让她换衣服的念头,跟了上去。

“罗妈妈,这可不是去少夫人院子的路啊!”吴妈妈皱着眉头看着罗妈妈,她伸手拉住顺姐儿,不让她往前面走,再往前就是侯府的荷塘,荷塘边种的都是春夏两季的花木,这个季节除了已经结冰的湖面,那里什么都没有,估计连路过的丫鬟婆子都不会有。

“少夫人在荷塘边的亭子里等着见六姑娘。”罗妈妈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说辞,笑着道:“少夫人说今儿的天气看着可能会下雪,在荷塘的亭子里观雪倒也别有韵味,就顺便再那里见六姑娘了。吴妈妈,难道你以为我敢假传少夫人的话吗?”

“奶娘,我们过去就是了!”顺姐儿扬起一抹带了嘲讽的笑容,这么冷的天气在荷塘边见自己,难怪槐香要让自己换上厚实的衣服。

吴妈妈暗自叹了一口气,庆幸槐香提前过来报信,给顺姐儿换上了厚实的衣服,要不然在那里四面招风的地方呆上一会,别说是顺姐儿这么大的孩子,就是大人也会经受不起的。

“罗妈妈,你们怎么才过来啊?”罗妈妈领着一行人到了荷塘边的亭子,可亭子里除了一个大丫鬟之外空无一人,见一行人过来,大丫鬟迎了上来,带了些抱怨的道:“少夫人等了你们好大一会……”

等?吴妈妈看着空空如也的亭子,心里发寒,里面一个人影都不见,看那完全都没有收拾打扫的样子就知道,这里压根就没有人来过——四少夫人就算是来了等不及先走了,亭子里面怎么也都会有一些留下的东西,那亭子里除了粗使丫鬟偷懒没有打扫干净的一些枯枝败叶,什么都没有。

“年纪大了,动作慢了些!”罗妈妈笑着道:“怎么不见少夫人?”

“令国侯府的老夫人想九姑娘和七少爷了,着人送信来,让少夫人带姑娘和七少爷过去了!”大丫鬟这话是故意说给吴妈妈几人听的,表示四少夫人不在那是“临时”有事,说完之后她看了一眼一路走来,小脸已经冻得有些通红的顺姐儿道:“不过,少夫人临行前说了,她会尽快赶回来,请六姑娘在这里等她。”

在这里等?吴妈妈瞬间白了脸,她终于明白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了,让顺姐儿在这种天气,这种地方等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四少夫人,不是想要活活把孩子冻死吗?她们怎么能这么恶毒啊!

“六姑娘身体不好,还是回清苑等少夫人再次传唤吧!”吴妈妈当机立断的牵起顺姐儿的手就要离开,却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些五大三粗的粗使婆子,断了她们的退路,那些婆子看着都很眼熟,她们都是四少夫人陪嫁过来的,看来四少夫人这下了决心,一定要将这件事情一次解决。这样的认知让吴妈妈的心沉到了谷底。

“少夫人还说了,请先生启蒙也是要有诚心的,六姑娘要是有诚心、也不想让她失望的话,一定会在这里跪等她回来的。”大丫鬟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还是一脸平静的顺姐儿,自然也没有看到她脸上那不符合年纪的恍然和绝然,她盯着脸色苍白,却似乎在瞬间下了什么决定的吴妈妈道:“至于六姑娘身边的妈妈和丫鬟,要么在这里一起陪着六姑娘,要么让几位妈妈陪着回清苑,其他别的地方都不能去!”

或许清苑已经被少夫人派人给掌握了,自己该怎么办?是陪着顺姐儿还是……

“你们都回清苑吧!”顺姐儿小脸上是一片了然,原来偷听到的话都没有错,自己根本就是母亲的耻辱,是不该存在的错误,而不是像奶娘说的,她实在是太忙,无暇关心自己……现在,她终于想起自己这个女儿来了,只是这样的关注带来的却是……

“奶娘会一直陪着你的!”吴妈妈轻轻地将顺姐儿搂在自己的怀里,泪水也模糊了双眼,道:“铃兰,铃梅,你们都回去吧!你们都还年轻,有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做!”

“奶娘,你也回去吧!”顺姐儿摇摇头,推开吴妈妈,脸上带了纯粹的笑容,那笑容极美,哪怕是在这严冬都让见者有一种百花齐放的炫目感觉,道:“该我承受的就让我一人承受就是,不要连累你们……不,到最后还是会连累到你们的,不过我希望你们受的牵连能够更少一些,你们都走吧!”

“姑娘,奶娘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就陪在姑娘身边侍候就是了!”吴妈妈为顺姐儿整理了一下没有一丝凌乱的头发,忽然厉喝一声:“铃兰,你们还不快点回去!”

铃兰几个丫鬟婆子相互看了一眼,都明白今天的事情自己等人已经无力回天,铃兰带头,跪下朝顺姐儿磕了三个头,退了下去,和她们一起离开的还有几个监视她们的粗使婆子。

“吴妈妈真是难得一见的忠仆啊!”罗妈妈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吴妈妈,然后道:“既然吴妈妈要留下来陪着六姑娘一起等,那么就请吴妈妈和姑娘一起到那里跪着等吧!”她指了指亭子前面的一块地,那里原本是一片草地,现在已经完全的枯萎,只剩一片枯黄,而枯枝败叶上的水珠结成了冰,正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奶娘!”顺姐儿拉拉正要反驳的吴妈妈,轻轻的问了一句,道:“如果有一天,我那狠心的娘亲忽然不恨我了,你说她是会恨自己还是恨那些唆使她的奴才呢?”

吴妈妈没有回答,而罗妈妈和听见顺姐儿话语的大丫鬟却是脸色一白——少夫人断然是不会后悔的,可是她会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心里有了别的计较就不好说了,她们是不是做错了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