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春色 第七章 镇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凉嫂子安排好给张绮的房间,仅有一个塌,的确不需与他人合租。见张绮目光扫过那塌,凉嫂子笑道:“阿绮,你暂里在这里安顿下去下去。的话十二郎见了你,定会统一安置个更好的。”十二郎,就是她的生身之父。张绮急忙应道:“嫂子安排好的,阿绮就很不满意。”她不管怎么说是张张绮连忙应道:“嫂子安排的,阿绮就很满意。”。...

南朝春色

推荐指数:10分

《南朝春色》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凉嫂子安排给张绮的房间,只有一个塌,看来不需要与他人合住。见张绮目光扫过那塌,凉嫂子笑道:“阿绮,你暂里在这里安顿下来。如果十二郎见了你,定会安置个更好的。”十二郎,便是她的生身之父。

张绮连忙应道:“嫂子安排的,阿绮就很满意。”

她好歹也是张家的骨血,是一个姑子,住在下人的地方,哪有可能真满意?她能说这话,不是来自乡下没什么见识,就是个知情识趣的。

凉嫂子看着她,点了点头,道:“满意就好。你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告诉凉嫂子。”见张绮说没有,她又交待了两句,便转身离去。

张绮坐在塌上,静静地看着房中的布置。

休息了一会,她才走出房门。

扫帚就放在杂房里,张绮只需要拿出来清扫就是。院子也不大,扫净它前后不需要一个时辰。

张绮低着头清扫时,不远处,传来叽叽喳喳地指点议论声,隐隐的,还夹着窃笑声。

现在,张绮还没有想到要去结识什么人。她的记忆太模糊,周围这些出现的人,便是有两个面熟的,她也记不起她们的名字,更记不起她们与自己交往的经历和品性。所以,她现在还是安安静静地干着活,一步一步走着。

打帚完,在大厨房里拿过早餐吃了。张绮又休息了一下,然后下午到了。

下午,她的任务是识字。

张氏大宅里,有大大小小的学堂三四个。张绮所在的这个学堂,除了她,还有四个衣着朴素的小姑。这些小姑不但年纪与她相仿,还五官都生得不错。从旁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们都是家族中不受重视的偏旁庶子的女儿,在这张氏大宅中,与她一样身份尴尬。

教她们识字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这女子年纪不小了,却还疏着小姑发髻。她是宫中出来的御史(女官),放出宫时年纪太大,加上自己薄有资产,又能自食其力,便不再嫁人,而是在各大家族中担任教习一职。

看到张绮走来,四个小姑子同时回头,小脑袋凑在一块,指指点点地笑了起来。她们虽然出身不好,可比起张绮这个私生女,还是光彩得多。

张绮低眉敛目,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角,等着教习授课。

“听说是个乡下来的。”“一看就是个贱民。”

“她母亲真不要脸!”

……

最后一句声音入耳,张绮眉心跳了一下。她回过头去,朝着那个开口的,比她还高了一个头的小姑张涔看了一下。

她毕竟不是真的小姑,这一眼目光沉沉,含威不露,张涔陡然见到,不由哆嗦了一下。

转眼,她便像受了巨大的羞辱一般,腾地站了起来,尖声叫道:“你看什么看?难道我说错了?你母亲就是个贱的!”

张绮一怒,正要发作,却听得前方传来教习不耐烦地喝骂声,“吵什么?张绮,张涔,你们把这个字写上十遍!”

张绮回头看去,只见教习轻蔑地瞟向自己。

张绮站了起来,她知道,这是自己入府后的第一场仗,如果自己表现懦弱了,以后会是永无止境的欺凌。但是,如果自己表现得太粗鲁,传扬出去,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她抬起头,目光静静地盯着教习,声音清脆地问道:“明明是张涔侮我母亲,我连回话都不曾,怎地赵教习便要处罚我?莫不是教习学习诗礼多年,却打心里就认为,侮人父母的行为值得推崇?”

她堪堪说到这点,那赵教习一张容长脸却是沉了下来。她瞪着张绮怒道:“谁推崇了?你这小姑子恁地多事!坐下,给我把这个字写一百遍!”声音严厉之极。

另外三个小姑被她这么一喝,脸色直是一白,瑟缩着坐在塌上都不敢动了。

不过张绮不是寻常小姑。

闻言,她不怒反笑,提起裙角,便大步向外走去。

赵教习一怔,大声叫道:“你敢走?出了这个门,你就别再想学字!”

张绮回过头来。

她在赵教习的脸上看到了一脸得意。也是,识字是上等人的特权,能学字那是何等殊荣?她在这里经营多年,对上面说句什么话,还真有可能断了自己识字的路。

张绮停下了脚步。此刻,她站在门坎处,在门的外面,是一条林荫小道。

张绮瞟了一眼外面的小路,以及小路上不时可以看到的行人,再回过头来看向赵教习,平静地说道:“教习错了,阿绮走到这里,不是想离开学堂。”在赵教习昂头冷笑中,张绮安静清脆地说道:“这里来往人多,阿绮只是想与大伙评评理,也想让整个张氏一族评评理:教习教习,那是只教人识几个字,还是要连同“孝”和“礼”字一并教了?如果一个教习鼓励她的弟子侮骂别人的父母,这种行为,该不该当?”

听着听着,赵教习脸色一白!手心不由汗水直冒!

她也是个见过世面的,自是知道,便是两晋那等以放荡随性为美的时代,对孝字也是看重的。何况这个时代!

这小姑子的此番话,不传出去也罢,一旦传出去,不说她的教习职位保不住,便是她的名声,都会一扫于地!

白着脸看着张绮,赵教习脸颊上的肌肉频频跳动着。勉强笑了笑,她向张绮温声说道:“小姑子言重了,侮人父母是大错,本教习怎么可能赞同这种行为?”

说到这里,她转向张涔,脸色一青,厉声喝道:“糊涂!好好一个小姑子,怎么如个泼皮无赖般口无遮挡?去!在外面站一个时辰!再把这本“孝经”抄写一遍,五日后交给我!”

在喝骂得张涔泪水汪汪后,赵教习转过头来,讨好地看着张绮,笑道:“阿绮,得学字了,回塌吧。”

张绮见好就收,她点头道:“是我错了,赵教习原不是那种人。幸好刚才我不曾大声,没有惊动旁人。”这却是提醒赵教习,要她对另外三个小姑封封口。

赵教习刚才还对张绮又是恼怒又是警惕,此刻,却涌出了一缕淡淡地感激。她盯了张绮一眼,心惊地想道:听说她本是乡下来的,识字不过一个月。可凭她现在使出的手段,宫中的娘娘也不过如此。还真是个不可小看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