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春色 第三章 途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姑子,到了!”一个疲倦暗哑的妇人声音从梦中惊醒了张绮,令她硬生生一惊。见此,那三十来岁,圆脸白肤的妇人热切地问着:“姑子,你是也不是又不很舒服了?”十二岁的张绮摇了摇摇头,她伸出手因营养不良影响而略显青白的小手,边撩开车帘,边看向外面,“除了多久抵达建康见状,那四十来岁,圆脸白肤的妇人关切地问道:“姑子,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南朝春色

推荐指数:10分

《南朝春色》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姑子,到了!”一个疲惫暗哑的妇人声音惊醒了张绮,令她生生一惊。

见状,那四十来岁,圆脸白肤的妇人关切地问道:“姑子,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十三岁的张绮摇了摇头,她伸出因营养不良而略显青白的小手,一边掀开车帘,一边看向外面,“还有多久到达建康?”

“快了快了,约莫两天功夫。”

“恩。”张绮点了点头,对于回到建康,她并不期待。这一个月来,她络络续续记起了一些事。从那不知是梦还是幻觉,零零碎碎的记忆中,她看到了她并不美好的一生。

双手相握,一边轻轻绞动,张绮一边寻思着:那个夫君,怎地不管我如何想来,都记不起他的面容,他的名字?

那破碎的记忆,似乎出了问题。很多关健的东西都给遗落,记得清楚的,反而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场面。

轻吁了一口气,张绮不再纠结于回忆。她低头看着自己青白幼嫩的手,暗暗想道:不管如何,我只需小心一点,尽量不要重蹈覆辙才是。

虚岁十三的张绮,还没有长开,青白的小脸上,五官虽然姣好,却远远谈不上惊艳。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刚被父亲派人从老家接来的私生女。

魏晋以来,民风开放,《子夜歌》唱道:“寒鸟依高枝,枯林鸣悲风。为欢憔悴尽,哪得好颜容?”情窦初开的少女们,不管品性如何,都愿意追随心爱的丈夫,求一夕之欢。张绮便是这一夕之欢下的产物。

她的母族,原本也是家境殷实,便因为那几日放纵,母亲付出了她的一生。得了她的身子后,那个男人拍拍屁股就走了。可她的母亲却从此背负着未婚先孕的名声。少不更事的小姑子,直到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生活就是生活,她既然怀了孕,便无法嫁人,出去游治,少不了被他人指指点点,呆在家里,也被兄嫂们不喜。

到了快临盆时,不说别的,光是请奶妈婆子等花销,她母亲便受了不少白眼。

这些实实在在的难处,再与风花雪月扯不到一块。不但不唯美有趣,反而是沉重琐碎无比。她自恃美貌的母亲,从此后身边再也不会出现那些青春张扬的少年郎,上门求娶的,多是一些鳏夫老汉。

也许,历史上是有做了皇后的寡妇,也有生了孩子却得到完美婚姻的妇人。可那些毕竟是凤毛麟角,根本轮不到她母亲身上。

于是,生下张绮几年后,她母亲便郁郁而终。而给了她生命的那个父亲,前不久无意中知道了张绮的存在后,便让人把她接回建康老宅。

她现在就在回老宅途中。

胡思乱想了一会,张绮再次昏昏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轻叫一声,挣扎着坐了起来。

听到她的叫声,那白胖妇人再次凑上前来问道:“姑子,你怎么啦?”语气仍然是关切的,可眼神中多多少少透着不耐烦。自她赶到那乡下地方,接了这个姑子上路后,这小姑子就老是一惊一乍的,来多了几次,饶是她这个自认为脾气软和的人也烦躁起来。

听到白胖妇人的询问,张绮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无事。”她伸出头去,瞟向车外。

车外,除了这个白胖妇人外,还有一个中年汉子,一个精瘦的三十来岁的汉子。这三个,都是她父亲派来接她回去的,她的外祖家,可挑不出多余的人来送她这个私生女。

望着这三人,张绮双手再次紧紧绞在了一起。

如果她的回记都是真实的话,这三人中,已有一人联系了盗贼,准备把她劫去卖到青楼里——这个时代,贵族耽好享乐,富人以蓄养美妾歌伎为荣。一些青楼负责从各地收集资质好的少女,教会她们琴棋书画,梳妆打扮后,便做为礼物送到那些贵族豪富之家。因需要的量太大,各大青楼的爪牙只得四处掳人。张绮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足能买个高价。

她父亲的家族虽然是大家族,可她一个身份低微的私生女,没了也就没了,因此那家仆才敢放肆。

回忆中,她落入盗贼手中后,虽然很快就被一个北方来的骑士救出,也回到了家族,却是污了名声。从那后,她私生女的身份加上清白有失,便是当一个礼物也上不了档次,令得她经受了无数青白眼,受尽了折磨。

不行,不管如何她得防着,她承担不起那种可能!

想到这里,张绮声音微提,清脆地唤道:“温媪。”她唤的是中年白胖妇人,这三个仆人都是张家的家仆,跟着主人姓张。

中年白胖妇人回头看向张绮。不等她靠近,张绮便提着声音,脆脆地说道:“媪,听人说有些大家族的家仆,喜与盗贼勾结,不知有没有这个事?”她的声音不低,三人都可以听个明白,一时之间,几人都是一怔,同时看向张绮。

张绮一派天真,她不等这几个沉下脸的家仆训斥,担忧地咬着唇说道:“我听说过,他们最喜欢对我这种年纪的小姑下手,我,我害怕!”她睁大水灵灵的双眼,又紧张又惶惑地看着温媪。

这样的张绮,稚嫩中有种让人心疼的可怜,温媪心下一软,也不忍责怪。她蹙着眉训道:“谁跟你说的这些胡话?我张家也是建康一大家族,断断不会有此胆大包天之徒!”

“那太好了!”张绮天真的笑了起来,双眼眯成了月牙儿。笑着笑着,她瞟过那精瘦的三十多岁的汉子。

刚才她说这番话时,那汉子明显的有点慌乱,张绮暗暗心惊:看这汉子的模样,明显是心虚啊,就是他要对自己下手?

哼!这汉子只是张府的家仆,他的身家性命都在张府主子手中。这种人没人追究也就罢了,若惹得人怀疑,他就讨不了好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