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律政女王糖分超标啦 第四章出现转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乔浩刚走,就有女同事在背后明目张胆挖苦。“有的人想在乔律师面前挣整体表现,也不看一看自己有也没那个实力。”“但是是一个没钱的法援案件,乔律师是懒得说做才扔给她的,她还我以为是看得起她呢!”南乡咬着唇,当作没听到,拾掇东西早上下班拍屁股走人。早上,南乡习惯性地在“有的人想在乔律师面前挣表现,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乔一鸣刚走,就有女同事在背后明目张胆奚落。

“有的人想在乔律师面前挣表现,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不过是一个没钱的法援案件,乔律师是懒得做才扔给她的,她还以为是抬举她呢!”

甘棠咬着唇,当做没听见,收拾东西下班走人。

晚上,甘棠习惯性地在电脑上登录“宝贝回家”网站,看看有没有人给自己留言。

还是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妈妈从老家打来了电话。

“小棠,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妈,您别担心,我已经在一家律师当助理律师了呢!”

“那你的新工作怎么样?和同事相处得还好吧?”

母亲的问题戳到了甘棠的痛处,她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甘棠隐藏住情绪:“同事们都挺好,只是律所人多,我还没认全。”

世界上最了解女儿的就是母亲,哪怕隔着电话线,母亲也听出了女儿语气有些不大对。

“小棠,你一个女孩子离家那么远,我和你爸都不怎么放心。你要是觉得辛苦,就回到老家的县城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也挺好!”

“妈,我不想还没努力就放弃,所以要拼尽全力试试!”

追求梦想是好事,妈妈没有再多说。

临近挂断电话前,妈妈又问了一句:“小棠,你还在找你妹妹吗?”

甘棠看着电脑屏幕前妹妹胖乎乎的照片,红了眼眶:“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找圆圆。现在通讯越来越发达,我相信圆圆迟早会回到我们身边!”

电话那头的母亲哽咽了:“小棠,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先照顾好自己。如果有不开心的事情,记得一定给妈打电话。”

“我会的,妈,您和爸也要照顾好身体。我现在毕业了,我会努力工作,努力挣钱,努力给你们好的生活。”

虽然小女儿丢了,但大女儿真的很懂事,甘妈妈感到很欣慰。

甘圆圆,甘棠的亲生妹妹,在六岁那年丢失了。

如果妹妹没丢,今年也应该19岁了,和楚小语一样大。

下周就要开庭了,留给甘棠的时间并不多,她又继续进行调查。

这一次,她来到了明德大学,因为楚小语个性孤僻,老师和同学对她的印象都不深。

来到楚小语寝室,室友对她都很厌恶。

“都怪楚小语,我们寝室在整个学校都‘出名’了!”

“我觉得她就是个怪人,每天心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就是室友对楚小语的评价。

走在明德大学的校园内,甘棠长叹一口气。

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努力就能有所改变的,看来是应该准备答辩词了。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男学生喊住了甘棠:“请问你是楚小语的律师吗?”

甘棠觉得眼前这个男生有些面熟:“是的,你认识楚小语?”

男生点点头:“我叫顾蘅,我和楚小语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一直到大学,只不过现在是不同专业。”

凭着律师的敏锐,甘棠想起来了,这个叫顾蘅的男生她在楚小语的相册里见到过。

那天她在楚小语的房间翻开了一本相册,相册里照片不多,却有一个十岁小男孩的单人照。

当时甘棠还以为是她家亲戚。

甘棠又惊又喜,那么这个人一定很了解楚小语了。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顾蘅局促地点点头:“我听同学说楚小语的律师在打听她的情况,所以······”

甘棠立马把顾蘅约到了学校附近的咖啡厅。

包间里,甘棠道:“这里很安静,你能把你认识的楚小语仔仔细细告诉我吗?”

顾蘅开始娓娓道来:“小时候的楚小语很活泼也很开朗,大家都很喜欢她。自从上了高中,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爱说话,警惕心很强,和谁都保持着距离。”

“你是说楚小语的个性是突然转变的?”甘棠低头沉思,“高中?也就是她弟弟出生以后?可就算是养父母偏心,也不至于杀人啊!毕竟养父母依旧有供她读书。她是名牌大学生,以后前途似锦。”

顾蘅不安地握着拳头:“其实有几次,我看见楚小语身上有伤。只是她很孤僻,大家不会多问,老师问起也只说摔了。”

甘棠很警觉:“所以楚小语很可能遭到了虐待?”

这样一来,犯罪动机就能解释通了。

所以案发当天楚亚军又要动手,楚小语反抗,于是两个人发生争斗,最后楚小语把美工刀插进了楚亚军心脏?

“甘律师,虽然楚小语表面很冷漠,其实她内心真的很善良。我不相信她会杀人,她一定是被冤枉的!”

说着顾蘅打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摆在甘棠面前。

照片里,天下着雨,楚小语打着伞正在给一只流浪猫喂吃的。

甘棠盯着顾蘅:“你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

顾蘅脸上泛起红晕,带着少年的青涩:“我无意间碰到偷拍的。”

真的是无意间吗?

甘棠没有追问下去:“谢谢你顾蘅,你的信息对我来说很重要!”

告别前,顾蘅犹犹豫豫又说出了另一件事。

“甘律师,其实有一次我偷偷看见楚小语在公园的一棵大树下埋了什么东西,不知道这个重不重要。”

甘棠眼睛都亮了:“那棵大树在哪里?能不能现在就带我去?”

顾蘅懵懵懂懂:“好!”

在顾蘅的带领下,两个人找到了大树,挖出了楚小语一年前埋的一个铁盒。

甘棠带着歉意:“这里面涉及楚小语的个人隐私,我现在是她的辩护律师,但是你······”

顾蘅很懂事:“我明白,那我先回学校了。有什么事您可以给我打电话。”

“嗯!还想到什么情况,你也可以联系我。”

顾蘅走后,甘棠来到公园一个无人的角落,坐在长椅上打开了铁盒。

铁盒里装着一本日记本。

直觉告诉甘棠,日记里可能有她想要找到的答案。

1月11日晴

妈妈怀孕了,全家人都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我很期待弟弟或者妹妹的到来。

8月15日阴

妈妈羊水破了,弟弟就这样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

医生说弟弟只有四斤,需要住保温箱。

我远远看着弟弟,他那么小,全身都红彤彤的。

不过我还是好高兴,从今以后我有弟弟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