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律政女王糖分超标啦 第二章疑点重重的杀人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成天,南乡都闷头在卷宗里。这是一同故意地杀了人案,犯罪嫌疑人楚宁宁,19岁,明德大学大一学生。南乡一惊,明德大学那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名牌高校啊!一个高材生就这样毁了了人生啊只可惜。更让南乡惊讶的是,楚宁宁杀的人居然是她的养父。卷宗里的证据非常完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楚小语,19岁,明德大学大一学生。。...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一整天,甘棠都埋头在卷宗里。

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楚小语,19岁,明德大学大一学生。

甘棠一惊,明德大学那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名牌高校啊!

一个高材生就这样毁掉了人生真是可惜。

更让甘棠吃惊的是,楚小语杀的人竟然是她的养父。

卷宗里的证据十分完整,就连楚小语自己也已经认罪,这个案子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没有多少辩护律师可以发挥的空间了。

第一次办案就是一个刑事案件,甘棠既紧张又兴奋。

她一晚上都没睡着,把第二天要问的问题写写改改好多次。

看守所前,甘棠把整理的要点和问题交给乔一鸣看。

她规规矩矩站好,仿佛准备接受老师训话的学生。

看完甘棠做的资料,乔一鸣开口道:“待会你来问楚小语,记得做好笔录。”

甘棠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第一次见犯罪嫌疑人就她来发问,这样真的好吗?

看守所内,高高的铁栅栏把律师和委托人分隔开来,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

楚小语坐在审讯椅上,表情冷漠。

乔一鸣抬了抬下巴示意甘棠发问。

甘棠会意,拿出纸笔:“楚小语,我和乔律师现在是你的辩护律师,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尽管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全力帮助你。”

楚小语冷哼一声:“我不需要什么狗屁辩护律师!楚亚军是我杀的!判我死刑不就行了!”

当事人非常不配合,而且并不愿意请律师,所以这案子是法律援助中心分派给乔一鸣的。

甘棠尽力安抚:“楚小语,你冷静点。你只有和我们好好沟通,我们才能帮到你啊!”

“我不需要帮忙!”楚小语变得很激动,“杀人偿命,我把命赔给楚亚军还不行吗!”

当事人的情绪根本不适合沟通,没办法,乔一鸣只好叫停甘棠,对着楚小语说:“楚小语,就算全世界都是你的敌人,我们也是你最坚实的伙伴,这就是辩护律师的职责。不管证据对你有多么不利,我们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帮助你的机会。所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

“我他妈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你是耳朵聋了听不见嘛!”

这么不配合的当事人,从业多年的乔一鸣也是第一次遇见。

他整理好情绪:“今天我们先谈到这里。你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改变想法。”

“我很冷静!你们永远也不要来了!”

走廊上,依然能够听到楚小语的咆哮声。

甘棠紧捏着手里的笔录非常失落,昨晚她准备了一夜的问题,结果一个都没问出来。

乔一鸣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甘棠,咱们律师就是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情况。我们要积极调整自己的情绪,把自己当做拥有上帝视角的局外人,这样才能保持最清醒的头脑。”

甘棠叹了口:“可是乔律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楚小语,她这么不配合,我们能做的就是走程序了。”

乔一鸣提醒道:“除了精神病患,任何刑事案件都会有一个犯罪动机,而这个犯罪动机和嫌疑人的社会关系、生活环境息息相关。你可以从这些入手了解楚小语。”

甘棠点点头:“我明白了。”

“这个案件就要给你负责了,遇到问题你可以随时找我。”

刚上班就碰到了一个棘手的案子,虽然甘棠有些头疼,但她绝不会退缩。

接下来甘棠立马着手开始调查。

她先来到了楚小语的家里。

家里只有她的母亲张素琼和五岁的弟弟楚小斌。

父亲死了,女儿是杀人凶手,这个家十分惨淡。

甘棠还没开口,张素琼就一直在哭泣。

她想哀求律师帮帮她的女儿,可是死的人是自己的丈夫,如果帮了女儿就是对丈夫的不公,她进退两难。

“张阿姨,你能给我说说小语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吗?”

张素琼流着泪:“小语很安静不爱说话,她很爱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去年她考上了名牌大学,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我到现在都想不通她为什么会杀了自己的爸爸。呜呜呜······”

家里的墙上贴满了楚小语的奖状,甘棠看过了,甚至小学的都还干干净净贴在墙上,说明家里对她很重视。

“出事之前,小语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张素琼仔细想了想,摇摇头:“没有。”

“小语平时和你们,尤其是她养父的关系怎么样?”

“自从小语半岁到我家,我们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就算生下斌斌后也从没有偏心过。她和他爸爸话很少,女儿长大了,和爸爸都这样。我们一家人简简单单生活,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甘棠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张女士,我希望你能诚恳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这对帮助小语很重要。”

张素琼哄着双眼点点头。

“你们,或者楚亚军对小语有过打骂的情况吗?”

张素琼一听,顿时变得很激动:“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小语那孩子成绩优秀,一直是我们心里的骄傲。尤其是她去年考上明德大学,我们更是尽力培养她,怎么舍得打她呀!”

甘棠低头沉思,看起来是一个很普通温馨的家庭,那楚小语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呢?

看张素琼的表情也不像撒谎呀!

“我可以去小语房间看看吗?”

张素琼领着甘棠去了女儿房间。

房间干净整洁,仿佛主人早上刚刚才走的样子。

甘棠又问了一些问题,得到的回答都没什么大的作用。

离开的时候,张素琼叫住了她:“甘律师,人死不能复生,亚军已经离开我们,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帮帮小语。那孩子还小,一辈子不能就这么毁了。”

甘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安慰道:“张阿姨,我会尽力的,你放心。”

刚走到小区外,就有几个大爷大妈看着甘棠交头接耳。

忽然一个大妈走过来:“这位小妹妹,我看见你去张素琼家了。难道你是警察?”

这片区十多年都很平静,最近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几乎人人都在议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