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皇后要翻天 第4章 暗示转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周齐海将可以得到的情况逐一禀来,虽看不见萧风奕的脸,简单的的问答间,却能感觉到气氛愈发很紧张。萧风奕非常不满道,“按你想来,是皇后失足落水,碧珠救赎溺亡?”顾露晚醒过来时,周齐海不在旁边,并没有看见皇后那惊惧,和提到碧珠欲言又止的模样。而据他来宫的查证,萧风奕不满道,“按你说来,是皇后失足落水,碧珠救主溺亡?”。...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周齐海将得到的情况一一禀来,虽看不到萧风奕的脸,简单的问答间,却能感觉到气氛越发紧张。

萧风奕不满道,“按你说来,是皇后失足落水,碧珠救主溺亡?”

顾露晚醒来时,周齐海不在旁边,并未看到皇后那惊恐,和提及碧珠欲言又止的模样。

而据他来离宫的查证,并未发现皇后落水,有人为谋划的痕迹。

皇后不喜人在她周围碍眼,又走哪都带着碧珠,暗处盯着的人自非必要,闹了几次不愉快,没安排了。

皇后动怒,碧珠代为责骂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

虽说现在菱花镜如何出现在八角亭尚不明,可既可能是大家见出事不敢认,也可能是碧珠遗忘在哪的,死无对证。

随同去杏园的两个宫女,也一口咬定没听到特别的动静,说明日常相处融洽的主仆,一早也没发生过争执。

那上面的推论,就是最合理的一种解释。

可皇上不满意,他就只能再查。

周齐海埋头道,“这只是今日得出的初步推断,奴婢会接着往下查。”

若非顾露晚醒来时的反应,萧风奕也会将这当作一场意外。

可若不是意外,顾露晚为何不直言,难不成是想起了大婚那夜的意外,怀疑他对她不利?

“另一件事呢?”声音平淡的与适才判若两人。

天边最后一抹红散尽,萧风奕回转身来,因他在房内谈事,宫女们并未进来掌灯,房内略显昏暗。

“东西都拿来了,奴婢这就叫人进来掌灯。”

周齐海将手上捧着的东西放到紫檀雕龙桌案上,就出去领候在门外的宫女进来掌灯。

不肖片刻,室内仿若白昼。

萧风奕坐到龙纹宝座上,一手按着周齐海方放下的东西,“不是说皇后日日勤习书画吗?”

周齐海恭敬答道,“大多娘娘不甚满意,直接撕掉或烧掉了。”然后小步挪到龙案旁,埋头替萧风奕将画卷展开。

顾露晚到离宫后练的书画,不时有被偷送回宫中,那字画,萧风奕基本不看,倒是周齐海每次都能撇到几眼。

虽看着有所进境,但对一个世家贵女来说,还是一言难尽。

也就武将之家,粗通琴棋书画便算不俗,不能指望谁都是那神仙人物,出类拔萃、剑胆琴心。

萧风奕随手翻了翻那摞纸,又撇了两眼周齐海正一幅幅打开的画卷,眼里掠过些许失望。

直到目光落到打开的棋谱上,萧风奕眼里才有些许光亮,捧起棋谱,他指腹不觉在其上的注解和小人画上来回摩挲。

“这棋谱不似宫中之物。”

若非碧珠溺亡,顾露晚的一切举动,可说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是以,除了今日之事,其他周齐海皆能应答入流。

“娘娘来离宫时,曾让人去靖宁侯府取过一些已故太子妃顾氏的书册、画轴,这棋谱便是其中一本。”

周齐海口中已故的太子妃顾氏,便是一年前已身故的顾露晞。

萧风奕登基后,并未追封顾露晞,所以她身后位分,依旧只是太子妃。

前日,萧风奕无意瞥见从离宫送回宫的东西,发现顾露晚字画风格变了不少。

不想这人不仅惦记人的名字,现在连写字作画,也要朝人看齐了。

只可惜,这棋谱不过是顾露晞少时之物,字画笔风都还很稚嫩,只有她后来的四分。

她顾露晚,不过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罢了。

萧风奕道,“其他的呢?”

听出萧风奕的怒意,周齐海弯腰曲背,将头埋得不能再低,“回陛下,其他均已被烧毁。”

萧风奕的脸一点点沉下来,“滚出去。”

周齐海哪敢多留,点头哈腰,忙退了出去。

从守门的小太监手上拿过拂尘,周齐海还抬腿踹了那小太监一脚,低声啐骂道,“没用的东西。”

“周公公这是怎么了?”清脆的女声从楼梯上传来。

随着登楼的脚步声渐近,一清丽的宫女端着一盅汤,站上了走廊。

她五官算不上惊艳,但脸型极为出挑,尤其是下颚线条,简直是神来之笔。

周齐海神色稍缓,“芷鸢姑娘,陛下赶路劳顿,已经歇下了。”

芷鸢看着从门窗透出来的光亮,笑道,“奴婢进去放下这盅酸梅鸡汤就走,不会让周公公为难的。”

周齐海眯了眯眼,他倒不全是好心,主要是不想跟着挨骂受罚,谁知对方竟不领情,在他面前拿起乔来了。

“芷鸢姑娘知道这宫里,最难得的是什么吗?”

这是说她不识趣吧!

芷鸢笑脸一僵,周齐海是御前的人,她现在可开罪不起。

想清厉害,芷鸢复又笑道,“是奴婢冒失了,还望公公勿怪。”

说罢屈膝一礼,转身离开。

周齐海恨恨,朝她背后啐了一口,“呸,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

………

重活一次,顾露晚回头看,才发现萧风奕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

只是以前的她,深信萧风奕是磊落君子,从未查觉那些行为有何不妥。

就好像此次她来离宫,萧风奕日日写信派人来问安,像是关切,其实无非是试探,她是否有想起大婚那夜所发生的事。

可这样一个人,却能对她与碧珠落水一事只字不提。

想来是不想在情态不明的时候,冒然开口,失了先机。

不过即便对此,顾露晚也一点都不担心,她已经找好了替罪羊,而且会让萧风奕相信,为了她大哥顾露晨,顾露景也是一个会妥协的人。

也会趁此让他相信,在禹都,她只有他可以依靠,会为了他变好。

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顾露晚原想等晚膳时,再探探萧风奕对落水一事的态度,让他更为重视。

谁料爱献殷勤的萧风奕,却没有来,甚至都未遣人来说一声。

碧珠曾说顾露景很在意萧风奕,所以反是她,遣人去问了几遍萧风奕的情况。

顾露晚本不过是想着做戏做全套,毕竟她当年第三胎早产加难产,府里派去请萧风奕的人,去了一趟一趟,他都没有回来。

可她叫不回的人,并不代表顾露景请不来。

她拂了棋盘,正打算歇息,就听宫女禀报,说萧风奕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