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在种田文苟住了 第五章警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谢秋瑜却被气得鼻子都歪了,对唐秀月虚张声势的凶悍豪无感觉,一抬手是一巴掌狠狠地的扇了回去!“啪——”轻脆而最响亮的巴掌并也没落在唐秀月脸上,不是打在了唐景云的手腕上。“你还拦我?我好心给你带吃的,这小贱人全部弄撒了,你不拾掇她你拦我?”谢秋瑜“你还拦我?我好心给你带吃的,这小贱人全部弄撒了,你不收拾她你拦我?”谢秋瑜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么做的竟然是一向维护自己的唐景云。。...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谢秋瑜却是被气得鼻子都歪了,对唐秀月虚张声势的凶狠毫无感觉,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了出去!

“啪——”

清脆而响亮的巴掌并没有落在唐秀月脸上,而是打在了唐景云的手腕上。

“你还拦我?我好心给你带吃的,这小贱人全部弄撒了,你不收拾她你拦我?”谢秋瑜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么做的竟然是一向维护自己的唐景云。

唐秀月也抬起头,不敢置信的望向旁边的人。

唐景云烦躁的揉了揉额头,将小姑娘揽过来,对谢秋瑜指着门口:“出去!”

“你以后别想让我给你带吃的!“谢秋瑜跺脚,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羞愤。

捂着脸,转身大跨步就往门外跑。

唐景云一顿:“等等!”

谢秋瑜心中得意,堂堂秀才之女,想要吃饱饭,还不是得讨好我,却故作矜持的没有回头,只站定冷冷道:“有事?”

你不教训唐秀月那小贱人,休想我跟你和好!

“将你带来的东西拿回去!“

“你!你你你……唐景云,你好样的!你以后死了我都不会管你!“谢秋瑜羞愤欲绝,这次是真哭着拔腿跑了。

唐景云:“……”

有病病?小学生过家家呢?

“姐姐……”

送走谢秋瑜,唐景云转身回来,就看到小月妹妹儒慕依赖的眼神,一双猫儿大的眼睛清澈明亮,笑起来如同春花绽放,又如漫天星辰点缀,细细碎碎的铺陳在眸子里,美得令人惊艳。

“姐姐不会赶我走了吗?“小女孩握紧唐景云的手,慢慢放在小脸上,软软的蹭了蹭,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

“姐姐有钱,姐姐养你,不会抛下你,更不会卖掉你。”唐景云蹲下身子,凝视着小姑娘的眸子,认真道:“爹娘去了,我们就是彼此的亲人,我们相互扶持,谁也不丢下谁,好不好?”

爹娘逝世以来,一直忐忑不安的小姑娘第一次找到栖息的港湾,嘴角剧烈颤抖着,眼角狠狠的下压,面色隐忍到狰狞,却被唐景云猛然搂入怀中而崩溃。

就跟决堤的河坝,压在心底的情绪彻底爆发了。

“哇呜呜……姐姐,我要姐姐,我不要被卖掉……呜呜呜呜……”

听到小月妹妹满腔委屈的低泣,肩膀被泪水浸得湿透,唐景云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小姑娘确实太委屈了,爹娘死了,原主便彻底一蹶不振,不是躺在床上数日子,就是跟谢秋瑜筹划将唐秀月卖掉可以得多少钱。

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原主还拉不下脸跟周围的邻居叔婶借,就让自己妹妹去。

这小孩子才几岁,就让她出去借东西。

而且,小姑娘两手空空的回来,原主又要骂唐秀月是只知道吃的废物。

原文里,女主有心想接济原主家,也被张老太太把持着,连一把米一个红薯都偷不出来,原主一天到晚在家里咒骂跟她差不多大的女主知恩不图报,白眼狼一个。

真不该说是悲哀还是可怜,唐文卿夫妻将原主教导得单纯不知事也就罢了,就是连生活技能都没教过,想去街上卖字画写书信,肚子里又没有半点油墨水,这究竟是养废物还是养闺女?

唐景云说不清。

不过,现在换她来,一位美食种田绣花打铁样样拔尖的技术性主播,她觉得她养活两个人,应该毫无问题吧?

等唐秀月情绪宣泄完了,她才摸了摸小月妹妹毛茸茸的小脑袋,笑眯着眼说,“别怕,姐姐疼爱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卖掉你。而且,咱们家现在有钱了,以后不去借粮食了。等我们把屋后的地翻出来,种上蔬菜瓜果,多出来的还可以拿去镇子上买……”

“真的吗?”小姑娘哽咽又颤抖的声音,带着忐忑和期待,却如同一把锥子,狠狠的凿进了唐景云心中。

太懂事了!这么可爱的妹妹,原主为什么不要啊?

看到她没有说话,小女孩有些局促不安的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去,盯着自己光溜溜的脚背,似乎能看出一朵花儿似的,眼眶却又慢慢红了。

“真的,我从不骗人!”唐景云毫不吝啬的给予小姑娘安全感。

---

唐景云脑袋上的伤隔壁村李大夫过来处理的。

当时热闹看完了,本来人群都该散了,唐景云这么一倒可把不少人给吓坏了。

李知觉过来一看,就道唐景云这是饥饿过度,又被撞伤了脑袋,气血不足,才引起了昏厥。

唐秀月一个小孩不靠谱,也不放心她去买东西,还是李知觉跟几个壮劳力从唐景云才拿到的钱袋里抠出二两银子,去镇上买了粮食蔬菜以及药材。

这会儿都堆在堂屋,乱着呢。

唐景云随便挑选点吃的跟小月妹妹应付完晚饭,便将东西归类的归类,能收的全给收到了系统里去。

她也是试试,没想到将几样东西放进箩筐里,再将箩筐放进仓库储存格,还真能放下。

那以后买东西就方便了。

不过,眼前时间紧急,她这一晕,唐家处境就危险了,一个弱女子,一个小孩,手里揣着五十两银子,无异于小娃抱金砖招摇过市,不少人心里头有想法呢!

所以唐景云……准备带着小月妹妹先去县里住上一段时间,将身体养得差不多了,再买个壮实婆子回来,怎么着也比两个小姑娘独自在家安全得多吧?

只是,今天天色稍晚,时间上是来不及了,唐景云只期望那些人没有那么急切。

唐景云将大门紧闭,又找了两根结实的木棍从门口将门抵紧,靠在桌子边和衣而卧。

脑袋上有伤,身体也虚弱,应该要更好的睡眠才能让身体好起来,唐景云这个时候却不敢任性,这村子里的人好人有,坏人也有,甚至在她今天坑了李家之后,还多了一家的仇人,她想活,就只能这样警醒着。

她从不惮以最大恶意揣度他人,但是,偏偏世界上的恶人真的不少。

人心这东西五毒俱全,隔着一层肚皮,就是圣人也没有办法去判断心性如何,现代社会都有因为一点小事嫉恨上而动刀子泼硫酸的,更不要说这没有教化过的古代人。

唐景云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