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妞和女儿伶伶的无边界战事 第三章 莫问结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天,当胡一妞捶胸顿足地吼出“为啥你家徐子凡如果棒啊,你的命太好了”时,说实话,叶如歌是有一些窃喜的,就如一个女孩子被人夸“美而不自认”,并且,在窃喜的一瞬间,叶如歌又犯了语文老师的职业病,悄悄地,以字正腔圆的方式,默背了庄子的名句“美而不自其实,叶如歌想表达的只是,认真做好自己应该做的,莫问结果,教育孩子亦如此。。...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那天,当胡一妞捶胸顿足地吼出“为啥你家徐子凡那么棒啊,你的命太好了”时,说实话,叶如歌是有一些窃喜的,一如一个女孩子被人夸“美而不自知”,而且,在窃喜的瞬间,叶如歌又犯了语文老师的职业病,悄悄地,以字正腔圆的方式,默背了庄子的名句“美而不自知,吾以为美之更甚。”

其实,叶如歌想表达的只是,认真做好自己应该做的,莫问结果,教育孩子亦如此。

目前看,儿子徐子凡还算优秀,还算省心,是我的命真的太好了吗?叶如歌常常思考。

曾经,在一个清幽的咖啡馆里,叶如歌和胡一妞探讨人生。那张漂亮的脸蛋和那满口的伶牙俐齿,叶如歌至今记忆犹新。

刚一落座,胡一妞就开了话匣子,老叶,我一直有个疑问,人家都给孩子取名李子杰,王子雄什么的,为啥你偏偏给儿子取名徐子凡呢?

叶如歌轻轻一笑,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吧,如果你非要追问的话,我是觉得——世间每个人,努力是必需的,但是,最终能大放异彩的只是少数,或者根本就是天选之子,而芸芸众生的我们,终其一生,也不过平凡之辈。所以,我们做父母的,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接受自己的孩子就是一个平凡的人。

切,说的可比唱得还好听!你一定是被哪个专家给蛊惑了吧——表面假惺惺的平凡,不过是以此麻痹别的家长,然后,暗地里让自己的孩子拼命努力,或者,根本就是为自己没教育好孩子找的台阶。哼,我才不上当呢,我就是要我们家胡伶伶出人头地。胡一妞猛地把杯子顿在桌面上,瞬间,咖啡横流。

叶如歌下意识地往后一躲,然后,尴尬地笑了。那一刻,她真是哭笑不得,好像真的欺骗了老同学纯洁的心灵,于是,一边用纸巾吸附桌面上的咖啡,一边替自己辩解,胡妞儿,天地良心,这绝对是本人最真实的想法。

可能是胡一妞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她赶紧给老同学叶如歌夹了一块西瓜,轻轻地放在白瓷盘子里,忙不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老叶,我可不是针对你啊,你看我这口不择言的,一棍子打倒一大片,哈哈哈,不过呢,你就是那些专家的帮凶,或者轻信者,对不对?

对,你说得都对。叶如歌宽厚地笑道。

胡一妞继续说,不过呢,我仔细想了一下,虽然你家儿子叫徐子凡,但学习不用你操心,每次又都年级第一,一点都不凡啊。我真的很后悔,要是当年我没有故意和父母对着干,自己又甘当学渣的话,那考个大学什么的,应该没啥问题吧,何至于现在连自己的孩子都辅导不了啊。

胡妞,如果我告诉你,绝大部分教师基本都不辅导自己的孩子,你信吗?叶如歌说。

近水楼台不得月?我才不信呢,有数据显示,教师家的孩子,上北大清华的比例很高。

叶如歌点点头,你说的这些,倒是真的。不过,据我所知,很少有教师把教育自己孩子的重心放在辅导功课上,就算私下里可以教,他能辅导孩子所有的学科吗,充其量只是他任教的那一门。所以呢,经验告诉我们,与其给孩子以鱼,不如交给他捕鱼的本领,也就是说,与其时刻死死盯着孩子的学习,倒不如关注于对孩子的陪伴。

胡一妞立刻接话,陪伴?说得轻巧,大家都那么忙,哪有什么时间陪着?

请注意,是陪伴,而不是陪着。叶如歌纠正她。

有区别吗?

当然。来来来,现在就让本语文老师给你上一课:请问对面的这位美女同学,一部小说,“麦田守望者”,看过吗?叶如歌故意正襟危坐。

您这大教授就别刺激我了,看小说,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颓然地,胡一妞一下子瘫倒在咖啡馆宽大的沙发里。

大经理,别躺平啊。今天呢,就让我这个老教师免费给你辅导辅导,而且,你学会了,对你家胡伶伶绝对有用。叶如歌试图隔着宽大的咖啡台面去拉她起来。

啊,那我必须洗耳恭听了!胡一妞一下子从沙发里弹了起来。

叶如歌一片真诚,小说呢,你回来可以仔细看。我今天想说的是,“麦田守望者”给我们贡献了一个温暖的好词,叫“守望”,也就是说,教育不是管,也不是不管,而是在管和不管中间,有一个词叫“守望。”

胡一妞一撇嘴,叶老师啊,这怎么跟绕口令似的,不懂。

别急啊,叶如歌摆手示意她安静,然后继续卖力地“贩卖”,这么说吧,你今天能辅导女儿一年级的语文,明年还能吗?就算明年能,初中,高中你一直能吗?那么这位家长,你会不会因为自己没有能力辅导孩子而陷入无尽的焦虑呢?

当然了,我现在就已经快要抑郁了。胡一妞哭丧着脸。

那你怎么解决这种‘辅导不能’的焦虑呢?

能怎么办,求助啊,满大街不都是辅导机构嘛。能拿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

你是说课外辅导班?

不,是住家一对一,好几个呢。

还好几个住家一对一?你疯了吧!那我问你,一年级就好几个补习老师,漫长的12年,你准备一直补下去?

反正就是烧钱呗。

烧钱?你烧的这些钱不亚于新投资一个公司吧,请问,有效果吗?

谁知道呢,反正别人家的孩子上,我们也必须上。实话告诉你吧,现如今,一天不看到辅导老师,我就睡不着觉。

天,真是魔怔啊!叶如歌心里说,胡一妞,像你这样送孩子上辅导班,不问资质,不知效果,牺牲自己和孩子所有的休息时间,不吃不喝,不管不顾,掏空家底,甚至挤出还房贷的银子,然后,高高举过头顶,拱手呈于辅导机构,再然后,风驰电掣般,穿梭于一个又一个辅导班的家长,不在少数吧。好像只有填满孩子所有的时间,才能抵抗一波又一波的焦虑大潮,但效果如何,早已经无暇顾及了。

叶如歌很心疼胡一妞,也体谅她望女成凤的心情,但不忍看她病态般地依赖补课,而且搞到孩子叛逆,家长忧郁。

叶如歌再次试图给钻进死胡同的老同学灌输自己的思想。

胡一妞,你肯定听说过剧场效应吧。

老土,那叫内卷好不好,不就是开始时大家都安稳地坐着看演出,突然,前排有一个人站起来,接着后排人站了起来,最后所有人都不得不站着看戏吗?

对啊,道理很简单,戏还是那部戏,观众还是那些观众,关键是坐着看还是站在看的问题。哪个更累,不用我多说吧?所以,部分学生补课,提高的可能是分数,如果所有学生都补课,那提高的一定是分数线!简单点说,就是,如果大家都补,就等于都不补,等于白白内耗了家庭的钱财、内耗了孩子的身心健康,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让我先觉醒?别人都站我独坐,怎么可能?反正要累大家一起累,凭什么我的孩子就要为别人让路?你没看辅导机构的墙上贴的什么吗——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对手!我可不像你,艺高人胆大,一个辅导班都不让你家徐子凡上,气人的是,成绩还那么好,你一定跟老同学隐瞒了什么绝招吧。

一顿连珠炮,劈头盖脸地轰过来。

绝招倒是有,不知道有人愿不愿意听。叶如歌一看老同学根本听不进自己的建议,故意气她。

必须啊!今天可算逮着您了。服务员,再来一壶咖啡。胡一妞来了精神,

好,不醉不归。叶如歌也豪迈了一把。

这时,叶如歌的职业病进一步发作:总想把某种思想塞到别人的脑袋里去,因为,刚才一番争辩,“麦田守望者”的理论,她还没有给胡一妞说完。

叶如歌继续心平气和。

既然你想听,那咱们就先再回到那部小说,再论“教育不是管,也不是不管,而是在管和不管中间,有一个词叫‘守望’吧。”

胡一妞的脸上已经有了些许不耐烦,她心里一定在嘀咕,净扯些没用的,你就直接和盘托出你的绝招就行了。但叶如歌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什么是“守望”,什么是“陪伴”?这么说吧,假如你和老公一回到家,就拿起书读,给孩子营造一个学习的氛围,氛围,懂吧?那孩子一定会受到感染,天长日久,孩子就会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学习能力,这种能力可是能超越任何辅导班啊,而且可以给你省下大把的银子!所以呢,这就是一种陪伴,而不是死死地陪着。”

“老叶,你杀了我吧!戒掉手机拿起书,可真比登天还难啊。退一万步,就算我能,我家那个混蛋的游戏毒瘾能吗?小时候他爹的铁链子都没吓着他。”

……

咖啡凉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