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妞和女儿伶伶的无边界战事 第一章 救命电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评完最后一份试卷,时针了矛头凌晨三点。叶如歌伸了懒腰,心里感慨道,高三老师的命好苦,上午6点才抱着一堆试卷出考场,明日一大清早就得给学生看分数,没熬个通宵,就了很很不错了。窗外,街灯闪动,万赖俱寂,夜幕沉沉。室内,窗帘垂着,沙发沉默,空气凝叶如歌伸了懒腰,心里感叹道,高三老师的命好苦,下午6点才抱着一堆试卷出考场,明天一大早就要给学生看分数,没熬个通宵,就已经很不错了。。...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评完最后一份试卷,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

叶如歌伸了懒腰,心里感叹道,高三老师的命好苦,下午6点才抱着一堆试卷出考场,明天一大早就要给学生看分数,没熬个通宵,就已经很不错了。

窗外,街灯闪烁,万赖俱寂,夜幕沉沉。

室内,窗帘低垂,沙发静默,空气凝固。

批试卷真是个要命的活,此刻,叶如歌精疲力竭,如面条般瘫靠在椅背上。片刻之后,当她正准备起身回卧室休息时,忽然记起,大约凌晨的时候,在老公又一次提醒她,“玩命加班不是什么福报,而是要命”无果之后,猛地反锁了门。她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孩子的房间,四年级的儿子一如往常,早早写完作业,预习好明天的功课,酣睡之中。

提起儿子,叶如歌常常惭愧无比:我虽天天站讲台口若悬河,但从未辅导过自己的宝贝,不是说我多么伟大,只爱别人的孩子,也不是说我天天忙到毫无时间,鲁迅老人家不是说过嘛,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关键是,人家根本不需要。

很多人羡慕叶如歌幸运,的确,当数不清的宝妈陷落于“不辅导功课母慈子孝,一写作业就鸡飞狗跳”的万丈深渊之时,她却如此云淡风轻。说实话,关于学习,儿子从来不让她这个教师娘操心,他说那是他自己的事,且拿第一的机会多多。叶如歌常常在梦中笑醒,如此,她只需要把精力放在她的学生,别人家的孩子身上即可。

起身,准备沙发就寝。

正这时,一个电话突然而至。

“叶如歌,救我……”

痛彻心扉的抽泣声。

“啊!胡一妞,你怎么了?!”

叶如歌差点从椅子里跳起来。

“伶伶,她……气死我了!我不想活了!”对面再一次泣不成声。

虚惊一场!叶如歌稍微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母女问题,而且还是一个37岁的妈妈和自己9岁的三年级女儿之间较量。看情况,一定是那个妈妈输了,而且输的片甲不留。

细说起来,这位半夜“哭泣求救”者,不是别人,正是叶如歌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的同学胡一妞。

学生时代的胡一妞,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太妹”。

当然,指她“太妹”,并不是其品质上有什么问题,而是说,除了学习,她样样精通:课堂捣乱,给老师起外号,捉弄同学,奇装异服等等。一句话,那是个令老师和家长万分头疼,而又无可奈何的主儿。

不知怎的,“太妹”就服一惯讷言苦读,且笑不露齿的叶如歌,抑或是因为叶如歌是地地道道的学霸,又或者是美貌和美貌惺惺相惜?

总之,缘分使然,一来二去的,她们就成了铁哥们。

当然,如此贪玩的小“太妹”,最后自然是没考上什么大学。不过,上不上大学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家“太妹胡”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欢天喜地地,立刻就跟着父母去做起了生意。

正所谓,条条大道通罗马。

还别说,那胡一妞虽然学习不灵,但做生意来,倒是一把好手,现如今已经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女装公司的老板。

一次,胡一妞喝了点酒,微醺之中,勾着叶如歌的脖子,说,老叶啊,看……你……混得多惨……穷酸教师……知,知道不?姐不……差钱,需要,就,就,说一声。

谁穷酸?叶如歌轻轻擦去胡一妞喷在脸上的口水,心里苦笑道,口不择言的家伙,看在你喝多的份上,而且还要送银子给我,就原谅你了。

去年,胡一妞和同样做生意的老公离了婚,独自抚养三年级的女儿伶伶。

可是,每次说起女儿,胡一妞都会气急败坏的跳脚,这小祖宗,绝对是老娘这辈子的煞星啊!

细说起来,结婚几年,他们夫妻俩人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时不时还要再弄一出全“武行。”

于是乎,耳濡目染之下,小小年纪的伶伶,就已经和爹妈学会了摔盘子、摔碗,天王老子都不怕。

上学后,班主任天天往家里打电话,气得胡一妞一会儿是狰狞咆哮的泼妇,一会儿又是低眉顺眼的“四孝爹娘”,一会在叶如歌这里,又惨变喋喋不休的“祥林嫂。”

不曾想,当年鬼马精灵的“太妹胡”,在新一代“霸王”女儿面前败下阵来。叶如歌曾经对着胡一妞,戏谑道,当今时代,气哭老娘的孩子不在少数。不过,万万没想到,当年鬼精灵的“太妹胡”,竟然也有今天啊。

但此时此刻,这深更半夜的,胡一妞痛不欲生,这母女俩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呢?

叶如歌心里一沉……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