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女嫁程序猿 第五章 功亏一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都数人的生活都极为枯燥乏味,枯燥乏味到身边很多零零碎碎不关己事的事儿,恨严禁伸得脖子往外探个究竟,于晓优也不列外。听见对面突然发生的声响,于晓优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下,没想起与对面那男子的眼神碰礁到两块,而那男人立刻把头低了一直这样,像是怕被人明白他长啥听到对面发生的声响,于晓优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下,没想到与对面那男子的眼神碰礁到一块,而那男人立即把头低了下去,好像怕被人知道他长啥模样似的。。...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极其枯燥,枯燥到身边很多零零碎碎不关己事的事儿,恨不得伸长脖子往外探个究竟,于晓优也不例外。

听到对面发生的声响,于晓优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下,没想到与对面那男子的眼神碰礁到一块,而那男人立即把头低了下去,好像怕被人知道他长啥模样似的。

“这不是刚才在餐厅门口见到的那个男人吗,怎么会那么凑巧在这里吃饭?”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有些惊心,内心的恐惧不由自主地表现在她那微微颤抖的纤细嫩白的手上。

她连忙发了一个信息给华女:“妞,我好像被人跟踪了,怎么办,急,快回。”可内容却没有第一时间被回应。

此时对面的男人一边在看菜单,一边又借着手里的菜单,偷偷地瞄着她。

她忐忑不安地假装不知道这回事,可是心里却一直到祈祷着华女赶紧回复过来。

老板娘把菜下给厨房的老板后,立即转身过来了,拿着餐单,很快地朝男人走去:“帅哥,想点什么吃的?”

男人声音低沉不带任何表情地回复:“有什么招牌可以介绍?”

“我们这个店名“牛腩面”,就是招牌菜。还有肥肠,排骨,鸡肉,酸菜鱼,酸辣粉,抄手凉拌很受欢迎的。对面那位小姐是我们的老客户了,她呢,每次来几乎都是点牛腩面。你可以试试?”

“那就麻烦给我来一份。”

老板娘登记后又接着问有没有其他一起加的,要不要来个凉拌或者卤蛋小吃之类的。男人直接说暂时不需要,就这个试试好了。

今天可能是生意不旺的缘故,难得这个点钟还来了两个客人,原本蔫坐在收银台的老板娘立马来了精神,饶有兴趣在点完菜后,还跑过来跟新客人唠嗑两句。

那男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是很想交流的样子。

“看样子不是常客,但是他怎么会凑巧在这里吃饭。”于晓优心里依旧很不安,“这天底下没有那么凑巧的事,肯定是跟踪我过来的。”

接着就听到老板娘声音又响起:“您是住在这附近吗?以前没有见过你。”

“没有,我客人在这附近,过来谈点事。”

“那你对这附近也不熟咯。”

“不熟。”

“啊……这里餐饮那么多,难得你还来到我们这里,可见是缘分,必须送你一个卤蛋。”老板娘兴高采烈的说着,完后还不忘对着于晓优说:“美女,难得你有时间来,给你加一个。”

于晓优并不想吃卤蛋,但不想多话,直接说了谢谢。

见男人文文静静,不多话的样子,老板娘无趣地走开了。

那男人,穿着一件半旧白色的长袖衬衣,旁边还放着一个Nike背包。

这个背包她很熟悉,因为她弟弟央了她好长一段时间,让她买一个送他。当时她看了价格,要899元。

于是她跟弟弟说,等打折再买吧。于晓东很失望地说:“那要等好久了。”她补刀说:“那些美好的东西,值得等待。”

这人穿着也还算正常,但是整张脸肉肉的,轮廓有点像香港明星张智林,只是比较黄,不白,下巴附近长了好几粒化脓的痘痘,肯定是肠胃不好。

让人不友好印象的是他一头明显好久没有剪过的头发。

男人的头发一般半个月就要剪一次。实在太拖沓,也不能超过一个月。这男人明显头发都过了一个月了还没有剪,可见这个人的生活习惯不好,不注重个人形象卫生。

当然,这个不关于晓优的事,只是对这个人没好感,所以忍不住内心评判一番。

“他不是在这个区生活的人,还能那么巧找到这家招牌简陋的店铺来吃上一碗,肯定是有目的,不能大意。”

于晓优很谨慎地警告自己。

李徐斌感觉到对面那女人时不时地看过来,他有些紧张。

“早知道会在这地方碰到她,昨天老妈死催着去剪发,就应该顺着她了。现在看着这头鸡窝杂乱的头发,太丢人了。”

其实,脸蛋不出众的人,才需要靠发型来修饰。可他从来就不是很注重外表的人,今天要不是来见大客户,他都没想着穿得那么正装。

唯一没有料到的是,能在这里碰到他念念不忘的女人。更没有想到的是,跟了他一个半月的鸡窝头发,也跟着出来丢人现眼。

见客户他自己都不介意这个,反而遇到喜欢的女人,不尽的懊悔。

这时老板娘又飘然而至:“两位,牛腩面好了。”

小心翼翼地把餐盘上其中一碗面先给李徐斌,接着把剩下那碗再送过去给于晓优。当然老板娘没忘了每人一个卤蛋,又转身到厨房的玻璃窗口,跟老板要了两个,各装一个白瓷小碟子里。

于晓优看着满满当当的一碗牛腩面,竟有点吃不下去。

不知道脑补过渡,心里依然有些不安,但她劝慰自己冷静下来。

听说前段时间,有一则新闻,说是一个刚刚毕业不久工作的女孩子找了货拉拉搬家,因为是晚上又加上中途司机换了3条路线,偏离导航要求,女孩脑补过渡,以为司机是坏人,所以中途开车门跳车,后面不治身亡。

当时她还很唏嘘,觉得现在的人,心理抵抗能力像花儿一样娇弱。还跟华女讨论这个事,华女还若无其事地说:“现在的孩子没有挫折教育,所以才那么容易出事。要是换了我,司机对我不轨,我不得把他命根子给摘下来,我跟他姓。”

“高,简直是女中豪杰,小的甘拜下风。”于晓优假装献媚的说。

“诶,我是说真的,你看我现在学泰拳,可不是学着玩的。朱清波还说,等我学成了,只要在五招内能撂倒他,他要给我一个惊喜。”

“那你现在学到哪一步了?”

“呵呵,还在基础阶段巩固中。”

于晓优忍不住白了一眼,还以为华女练得有模有样呢,谁知还是小学生水平,真是大言不惭啊。

华女脸皮厚厚地说:“姐姐,我每天早晚要各跑5公里,跑完后压韧带,压脚背。这些都已经超出我的极限了,好吗?”

“想想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女子,要学这些刚强的武术,也是够难为了,你翻我白眼,没有同情心,鄙视你……”

于晓优不过惯性而已,就惹来了华女一大堆的牢骚,可见这人也不是心甘情愿去学的,估计是朱清波逼迫的,否则这个懒出天际的人,怎么会那么上心。

还早晚各五公里,呲呲,准是这样没错。

对面的李徐斌也不好受,原本他已经吃过一餐了。

为了和那女人长时间呆着一个空间里,犹豫了一会,还是果断地跟了进来。

早知道分量这么足,他干脆叫个凉拌开胃算了。现在还多了一颗噎死人的卤蛋,看着都饱了。

感觉这碗面也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似的,没啥胃口。

抬头看了下对面,那女人好像津津有味地吃着,那就尝一下吧,不吃也是浪费,待会在小区花园多走几圈再回家好了。

李徐斌无可奈何地安慰下自己。

他慢调斯文的样子,倒是让一旁的老板娘看了有些担心,主要是怕客人不喜欢吃,下次不来了。

这年头,生意那么难,客人也是一天比一天的少,可不能一次就没有回头客了。

于是很热情的跟李徐斌说:“趁热吃,面泡久了就软趴,不好吃了。”

他只能应声谢谢,不再多言。

于晓优边吃边留意对面的动静,觉得男人连吃都很费劲,可见肚子也不饿。那是不是说她的猜测是对的,这个人真的是跟踪她来的。

看了下右手的swatch手表,这个点,弟弟应该在学校晚自习,而且学校离得这里要四十分钟车程,不好叫他过来。

要是叫爸妈的话,他们这个时间应该在小区各自活动。老爸肯定是没有带手机的,老妈未必没有带,但是她带了跟不带是没有啥区别的,因为她压根都不看。

除了要拍视频拍照外,她的手机肯定是放在包包里面。

发信息给她,那么嘈杂的广场舞音乐,肯定是听不到的了。

正发愁不知道怎么办时,突然灵光一闪。

“对哦,我可以待会先买单,然后赶紧往后面巷子一躲,他看不见我,就没法跟踪我了。而且听他刚刚回话,肯定没有我熟悉这里。”

打定主意后,于晓优很愉快的吃面,而且还很急的吃。

这就给李徐斌制造了一个错觉,这个牛腩面超级美味好吃,于是他也开动尝尝。

嗯,是还可以,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

就这样过了五分钟,于晓优很熟悉这里的价格和买单方式,因此很快手快脚的扫了二维码,买了单,趁着男人还在埋头吃,她出了店门,一溜烟就不见了。

于晓优这一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李徐斌听到动静,也赶紧放下筷子,准备追出去。

可是坐在门口的老板娘不让了,边拦着边嚷着:“还没买单。”

“等会,我要跟刚才出去的女孩要个电话先。”

说话的同时,老板娘拦不住了,因为李徐斌很大劲地睁开了抓住他臂膀的手。

可惜,看不到那个让他心梦神怡的倩影了。

天哪,功亏一溃。

“真是猪啊,跟了她一路来,怎么刚刚就不先跟她打招呼要电话先。“

“说你是猪就是猪。”李徐斌悔恨交加地骂自己。

这可怎么办,忙忙人海,一没有照片,二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去哪找。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李徐斌好想哭。

对了,问老板娘。她是常客,肯定能再遇到她的。

其实他一跑出来,老板娘也跟着出来了,因为她怕这个客人走单。

当然她也是担心多余的,人家背包还放在椅子上,没理由为了逃十八块钱的饭钱,把价值几百元的包给丢了呢。

可见,这个店生意不火不旺,跟经营的人的认知水平是离不开关系。

“大姐,你有没有刚刚出去那女孩子的电话,或者微信之类的?”

“帅哥,你想追她啊?不好意思,我们很少留客人联系方式的,帮不了你。”

“那你有没有认识她朋友之类,或者别,只要能联系就好。”

老板娘貌似很费劲地想了想,然后又朝从厨房走出来的老板嚷了下:“死鬼,刚刚吃饭那个女的,你有没有加她微信?”

那老板长相一般,人大概也就一米六差不多,皮肤偏黝黑,眯眯的小眼被满脸的肥肉给挤压得只剩下一条缝了,看起来挺猥琐的样子。

刚把身上这条又脏又掉色的黑色高围裙解下来,吊在厨房门的后门,就听到自家老婆吆喝他。

这婆娘,每次说话口气好像别人欠她五百万似的,着实让人不喜。

“没有。”老板恶狠狠的回应。

“怎么会没有?之前她来的时候,你跟苍蝇一样黏过去,以为我在忙不知道。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玩意,人家那娇滴滴的女孩子能看你,真是痴心妄想……”

老板不理会她,任由她在那里扯气高扬地喋喋不休。

那老板娘的声音太过尖细,这平时要是轻声细语,还能情趣一番。

可这样像泼妇一样不管不顾的叫嚣着,听得人脑仁疼。

于是李徐斌赶紧劝住:“大姐,你平时在店里拍视频,或者拍照之类的,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图片?”

说真,那老板娘气头一来,就撒野不住。但只要有人能换个话题,她也很醒目地往下接。

说来说去,还是教养修炼不到家。

哦,很有可能是真的对枕边这个男人很大的不满,一直挤压着,刚好有借口可以给她发泄一下情绪。

所以说,一段婚姻,不管两个人是否志同道合,一旦不同心,其实还不如那些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帅哥,有是有,不过我应该没有拍到那美女的。你问那个死胖子,平时他最闲了。”老板娘明显还是在赌气似的,不愿意跟自己的丈夫多说话。

“我什么时候闲过,你眼瞎啊,你没看我一天到晚在厨房蒸桑拿,哪像你舒舒服服地坐在空调下。还好意思说我闲,呸…….”

眼见这两口子又要掐架起来,李徐斌赶紧劝道:“大姐,这样吧,我给你五百块,你帮我留意,只要她来了,你跟我说。”

“啊,这样啊,不好吧,那要是她一直不来呢?”老板娘一听到有人要给钱她,立马喜笑眉开。

但无功不受禄,那女孩子一直不来,这钱他哪天来要回去怎么办。

李徐斌被这么一提醒,觉得也是这个理。

于是忙问道:“大姐,你有没有印象她多久来一次呢?”

“以前她来得挺多的,后面来得少了。”这会老板倒是很配合,不用自家老婆开口嚷嚷就主动说,“嗯,可能是一两个月,或者三四个月吧,这真说不准。”

“对啊,帅哥,我也是这么觉得。可能没有那么快,这钱还是不用给了。你留个电话,等她来了我跟你说。”

李徐斌想了一下,好像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况且他自己每天也是忙得不行,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是他又怕这两口不上心,因此,他提议:“大姐,我留个电话给你,要不我加你微信,她来了你帮我要一下她的联系方式,或者让她等下我,我立马过来。”

说完,扫了一下微信买单。

“微信到账218元”

“大姐,多的这两百,当是我给你们的辛苦费。到时真的能找到那女孩子,我再给你封个大红包。”

这老板娘乐了,直忙说:“好好好,放心,一定帮你留意,只要她一来我们店,不,只要她出现我们这条路,我一看到,我立马告诉你。”

就这样,双方互扫了微信后,李徐斌就灰头土脸地回去了。

真的好可惜啊。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从来都不是那么轻易的,今天我遇上你,明天遇上别人,后天更是不知道在茫茫人海中遇到谁谁谁,可如果不主动打个招呼加个微信,任由机会稍纵即逝,相遇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有缘无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