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女嫁程序猿 第三章 怦然心动总是太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早晨但是晴空万里,一准时起床还能听见热闹的场面的蝉声和不国内知名的鸟儿轻脆啼叫声。但是到了下午又或是中午就下起大雨了,就像黄毛小儿像,偏偏在看电视里的动画片正入迷,突然间有个同龄人的小朋友拿着他早以玩腻了的玩具被他意外发现,他立刻来了情绪,两步作一步似的嚎哭可是到了中午又或者傍晚就下起大雨了,就像黄毛小儿一样,明明在看电视里的动画片正入神,突然间有个同龄的小朋友拿着他早已玩腻的玩具被他发现,他立马来了情绪,两步作一步似的嚎啕大哭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前兆,让人错愕同时也让人措手不及。。...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早上还是晴空万里,一起床还能听到热闹的蝉声以及不知名的鸟儿清脆啼叫声。

可是到了中午又或者傍晚就下起大雨了,就像黄毛小儿一样,明明在看电视里的动画片正入神,突然间有个同龄的小朋友拿着他早已玩腻的玩具被他发现,他立马来了情绪,两步作一步似的嚎啕大哭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前兆,让人错愕同时也让人措手不及。

不过对于李徐斌来说,外面的世界怎么变化,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作为一名程序员,每天不是在家里加班,就是在办公室上班,基本上都不需要像做业务员或者保险人员,抑或是房产中介的工作者一样,需要天天出去外面见客户,或者参加活动拓展生活圈子。

当然他回家更是方便,一出公司门,往左走500米就是地铁的出入口,然后坐10个站就到家附近那个站了。

公司的同事不多,只5个,除了一个住在旁边,其他人都有车子开,唯独既远又没有车子的就只有他了。

不过他真的好累,虽然他经常不承认自己已经开始精力和体力都没有以前好了。但是你让他要开一个多钟的车去上班,他还真吃不消。

经常有相亲的女孩问他:“按理说你的工资也不低,为什么不买部车开呢?”李徐斌每次总是很无所谓地回复:“没这个必要啊,地铁很方便。”

可是那些女孩总不死心地追问:“以后要是有孩子了,或者老人看病去医院啊,家里有部车方便点吧。”

每每这个时候,李徐斌总是很诚恳地跟对方说他家小区附近幼儿园、小学、中学、医院、包括图书馆,公园、警察局,连同民政局都在他家附近,走路也就20分钟左右,因此他不需要车子这种消耗品。

可怜的木头,人家女孩子岂是想让他买部车,她们不过是想知道你这个男人有没有能力让她们过上好的生活而已。

当然这些女孩子也并不聪明,不能从他描述的周边配套设施判断出他家房子的价值。

但凡猜测得出来,也不会在多问太多关于买房子的问题了。

不过,对于年轻女孩来说,择偶无非就是找各方面条件都比较优质的。

如果一个人有很好的收入,但是他很吝啬,或者说他对爱人不够大方的话,哪怕他再体贴,女方还是会觉得这个男人对她还不够好。

李徐斌没什么感情的经历,以前跟张梵在一起,只要有一辆有后座的单车,她就很满足地坐在后面,然后就可以满校园地逛来逛去了。

想想那个时候的爱情,真是纯真美好,以致于他现在对于那些相亲的女孩不是很看好。

奈何他着实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应付,只得让他老妈胡闹安排了,看看能不能瞎猫遇到死耗子了。不,应该是心仪对象。

哎,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局面,当年打死他也不能放张梵回去了。

听说她回去不到三个月,就跟市里面的一个公务员结婚了,那人是她姨介绍的,据说家里有几套房子,自己还开了一部雷克萨斯,并且上头有亲戚是做大官的,不出意外,以后前途无线。

一开始,张梵是赌气回去的。

她当然是想李徐斌给她电话,或者直接到她老家把她接过来。

可李徐斌这个人真是死脑子,认为不需要他担心,女方过段时间后会回来,而且他也说跟她提了,让她在他家住,不用给房租水电费之类的。

可他低估了一个女人那颗玻璃心。

即使以前也会闹别扭吵架,冷战了一个月左右,自然而然就会和好,且多数都是张梵先缓和低头。

他已经习惯了被人宠,被人惯着,压根不知道,是个女人,她都想要被呵护。

尤其两人还没有结婚,如果这种局面一直没有扭转,那婚后女方一定是属于被动的那个了。

因此张梵在打赌。

她在堵李徐斌对她的真心。

可是她究竟太过年轻了,直到结婚,都没等到李徐斌来找她。

今天恰逢周六,10点半李徐斌从睡眼朦胧中醒来。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往床头柜拿了充了一整夜电的手机,然后开机看下今天的头条新闻。

每天关注一下新闻大事以聊慰自己那单调枯燥的生活,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毕竟偶尔也会去拜访客户,谈完正经事后顺便聊暄一下家国大事以拉进关系和熟悉感。

在职场上,如果不知道彼此的爱好,最好的话题就是就当下社会发生的某些事情讨论一下,进而听一下别人的见解,这样谦虚的姿态,大多数人都不会反感。

特别是面对上了年纪的那些,非常中用。

当然这个习惯一旦养成了,要是某天早上起床太晚,没有时间浏览新闻的话,心里就好像空空的,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有做似的。

就在大概快速地看了十几分钟的新闻后,李徐斌就起来刷牙洗脸就能吃早餐,李妈的美味早餐也准备好了。

李妈虽然是个爱唠叨的人,但是不妨碍她有一手好手艺,经常能变着花样做早餐,特别是到了她们这种六出头的年纪,难得愿意琢磨美食。

多亏了李妈的用心,李徐斌自毕业后从90斤的瘦竹竿迅速地转变身材均匀的白萝卜。

可是平时不常晒阳光的他,加上长期用眼过度,深深的眼袋,黑黑的眼圈,给人的感觉就是从夜场出来的公子哥,骄奢淫逸过度,显得有点臃肿了。

为此李妈很是心疼,一开始还天天煲补汤给他喝,谁知李徐斌这种热体质,是虚不受补的,于是三天两头老暴疮,还常常留下疤痕,又加上电脑辐射,脸上很是油腻,反正他就不是一个能看脸的人。

寻常女孩见了他真人后,是很难打从内心地去欣赏他进而爱上他的,而他面对不是很熟悉的人,又很少主动开口。

要是女方能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或者问个不停,那还好,至少不会冷场。

但是遇到同样是闷葫芦的,那真是大眼瞄小眼,左瞧右看,尴尬又无聊极了。

“下午你大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女孩,说是在银行工作的,家里条件也都还过得去,下午把我上个月给你买的新衣服穿上,去见见。”

李徐斌从瓷白色的6寸圆盘拿了一块李妈妈自制的三明治刚咬了一口,李妈很是献媚似的从厨房走到他身边,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笑眯眯地下了一个命令。

“又来,还是不要的了吧。”李徐斌随便应了一句。

“什么不要,你还要不要娶媳妇啊,你爸在你这个年纪,你都九岁了。”

李妈一看儿子不是很情愿的样子,她顿时就火了起来,像那四月天,明明上一刻还晴朗,下一刻立马来场倾盆大雨,让人很没准备。

哎,每每这个时候,妹妹李枣又爱插嘴了:“妈,这次行不行啊,别老找些歪瓜裂枣,我哥又不是垃圾回收站。”

“吃东西还不能堵你的嘴,我跟你哥说话,你打什么岔?再说我什么时候给你哥介绍些歪瓜裂枣,我恨不得给他找个天仙让他欢喜,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我给你哥找些不入流的?”

“难道不是吗?上次那个女的明明就看不上我哥,还跟别人说是我哥不理她。直接说是没有感觉后面就没有联系不就行了吗,偏偏说我哥不理人,这样的女幸好做不成我嫂子,不然哪天我们都被她编排死了。”

“还有上上次那个,说要50万的礼金,还要有婚房,另外加一部三十万左右的车子,拜托,这是真心来结婚的吗,这是来算计我哥的,好吗?”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滚一边去。”

“老妈,你又独裁了,我就不喜欢你这样。我哥又不差,都是那些女的没眼光。”

“哥,你别听妈说的,你想怎样就怎样,不要妥协。”李枣转头对着他哥叮嘱道。

“行了,我去我去,不要争了。”为了避免他妈发挥唐僧的功力,李徐斌立马妥协。

李妈这才满意地说:“儿子啊,这女孩听说平时很喜欢看书,也不爱出门应酬,正是适合你不过了。你看看你这闷葫芦,要是找个太爱闹的,你自己都受不了,所以这次我特意打听清楚了,而且人家女孩子还说了她很重视感觉,长得好不好有没有钱都不重要,这次绝对有戏。”

李枣又打岔;“哟呵,老妈,你咋不去做媒人啊?话说你也退休了,每天三姑六婆的,最是适合不过了。”

哎呀,气得李妈差点把手里的抹布甩过去。这个小妮子,成天跟她唱反调,这哪是贴心小棉袄,分明就是来讨摘的。

“小孩子家家的,说话直,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跟她置什么气?还有医生说你血压有点高,叫你别动不动就生气,你怎么又犯了?”

“妞妞,你少说两句,别气你妈了,乖。”

李爸原本在旁客厅看新闻的,奈何餐厅闹的声响大,等他回过神一看,就看到妻子气冲冲对着女儿发火。

“我们母女哪有吵架,就是聊聊天,你看你的电视,别烦。”

李妈烦透了李爸这人,平时要么就不吭声,要么她每次训女儿他就总插手,说出的话好像她是后妈似的在虐人,这哪是劝,这是火上加油。

女儿看到老爸站她那边,更是嚣张得得寸进尺,压根没想她这个当妈的好,因此每次跟女儿总是闹得不欢而散,罪归祸首就是她家这个老古董,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要是他能站在她那边为她考虑,开导女儿,女儿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但凡她说的话女儿总爱挑刺。

毕竟这个怼人的毛病真不好,以后还要找好人家。

毕竟有哪个上得了台面的人家愿意找一个对父母不孝不敬的媳妇呢?

还别说,李妈文化不高,但是为人处世的领悟还是挺高的。

只不过时代不同了,对人事物的看法和理解每一代人都有所不同。

不过做父母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别走同样的坑,所以总是迫切地想要把孩子不对的思想或行为纠正过来,好让他们能走得更顺些。

然而梦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总而言之,父母子女之间,哪怕都是想为了对方好,相处一块还是难免会有摩擦。一有摩擦,如果没有任何一方退让,难免不起硝烟的。

李徐斌虽然平时不爱说话,可他的文凭是靠真材实料得来的,不是花点钱糊弄回来的。

因此对他父母的想法和期待很是能理解。

哪怕并不是很喜欢这种不了解清楚的情况下就说要约女孩见面,他也妥协了。

即使内心知道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他还是百忙之中把时间抽出来了。

当然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期许的,毕竟圈子原因,他能认识到适龄又合适的女性确实不多,所以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偶尔也莫名想起那天踩他一脚的女人。

当然,那次可真的疼,回来后他第一次主动找药箱,擦点药油。

味道很大,他妈一回来就闻到房子里面浓郁的药酒味。

可把他妈心疼得不行,他还得解释了半天,他妈才放过他。

不过,自从告别了校园,他也好久没有被踩了。

还记得第一次被踩时,是在大学陪张梵跳交谊舞。

交谊舞是一种国际舞,最早起源于欧洲,在民间古老舞蹈演变而成的,不管在西方还是东方都很流行。而学校,本就是一个文化荟萃的地方,自然就少不了这种活泼气氛、联络感情和增进友谊的舞蹈。

可真正的国际舞,要求很严格,舞姿庄重典雅,舞步严谨规范,很有绅士风度的样子。当然他们跳的可随意了,毕竟都是业余的,也没有太讲究。

那时候他们好像是参加一个比赛,现在压根想不起来是个什么比赛了。

只是很有印象,有慢三步、慢四步和快三步。

慢三步,顾名思义就是每一个小节有三拍,重音在第一拍,后面两拍是弱音,节奏就是“强,弱,弱”。

一般男女摆好舞姿后,男舞伴前进左脚,女舞伴后退右脚。

那时李徐斌第一音节是在左脚(重音,强),第二个音节就换右脚,接着左右脚轮换。而张梵跳的则是右脚先,然后在换到左脚,也一样是左右脚轮流换。

别问他为什么还能记得那么清楚?主要是被踩多了。

不比他这个闷葫芦,张梵是一个外交高手,但凡学校有些活动,她总想凑一脚,可又不全力以赴去争取。

所以他这个被迫学跳舞的人,反而最后跳得比张梵还要好。

还记得那段时间,他耳边总是嗡嗡声一片,总之,张梵抱怨的功力好像跟他妈有一比。

这个真不是抹黑。

可能女人在他眼里都是差不多的吧,所以才会得出这么个奇葩结论。

那天吃完饭,他在门口跟李清清告别,给李枣拨了个电话谈口风。

在通话的过程中,他还无意中听到那个女人和两个小年轻的对话。

看着她对年轻那个男孩子又是锤的,又是笑骂着,不知为什么,他竟然觉得她妩媚的同时又有点可爱。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色眼”看人,主要是那女人长得刚好是他喜欢的那种五官。

买单时,站在她后面,最多只能看她的背影,而且被她突如其来的一踩,大脑瞬间接收到疼痛,没有多余的想法了。

出了大门口后,缓过神来,见他们还在逗留,趁着打电话的功夫偷偷斜着眼睛稍微观摩了一下。

弯弯的眉毛,眼里藏着笑意,小巧又挺直的鼻子,白皙的肤色。玉颈之下,居然是一片波涛汹涌,举止之间晃动着,让人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住了。

可还没等他电话通完,那女人和两小年轻就分道扬镳,没一会,在转角处就不见她的身影了。

那瞬间的冲动,想跟她要个号码或者加个微信,还是犹豫住了。

现在想起来,真觉得很可惜。

怪不得前辈们说,当怦然心动时,就不要犹豫。一旦错过了,可能就是一辈子了。

也许那个女人早就名花有主了也不定。

毕竟,美女从来就不缺人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