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糊了 6、解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她直接给小家伙一个大脑蹦。没好气地笑了。“你啊你啊,下一次可给我轻抬扑,我鼻梁虽高也禁不起你这么造呀。”但是对它起不了什么实质性造成伤害,小家伙但是矫情的话窝在夏郁怀里嘤嘤嘤——不对,喵喵喵老半天。“噫!”夏郁一脸被人嫌弃,“你一男孩子成天撒娇卖萌像什么话!?没好气地笑了。。...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她直接给小家伙一个大脑蹦。

没好气地笑了。

“你啊你啊,下次可给我轻点扑,我鼻梁虽高也经不起你这么造呀。”

虽然对它起不了什么实质性伤害,小家伙还是矫情窝在夏郁怀里嘤嘤嘤——不对,喵喵喵半天。

“噫!”

夏郁一脸嫌弃,“你一男孩子整天撒娇像什么话!?”

但她又拒绝不了!

哎~就很奈斯!

与此同时。

“叮~”的一声,她面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系统界面。

【姓名:夏郁】

【年龄:21】

【寿命:24】

【解锁成就:0/5】

【解锁课程:0/XXX】

【解锁成就奖励:无】

【评价:相比于原主的演技天赋,您仍然连个‘屁’都不算。】

(每解锁一项成就,除了获得其他奖励,还额外增加至少五年的寿命,最多五十年。)

夏郁点进【文艺课程】。

页面的最上方,是一串数字30000,正是文艺积分。

她这一部戏接下来大概有十集内容,经纪人刷脸给她刷了税后十万的片酬,一般情况都是先三后七,等到戏份杀青,才能拿到后半部分。

这就是她眼下实实在在拿到的片酬。

当然,这十万的片酬最后,扣除抽成,能到她口袋里的顶多一万块,好在这一笔不是直接打到经纪公司,不然按元宝以往的尿性,十有八九给她中饱私囊了。

夏郁浏览了一遍课程后,死心关闭,看着元宝,又给了它一个大脑蹦,“搭档一块这么多年,扣扣搜搜的毛病还是改不过来!”

真想一口给它脑袋塞嘴里,憋死这小家伙,“唔,塞之前最好先吃一份螺蛳粉。”

至于究竟搭档了多少年,夏郁耸肩,谁特mua晓得?没nei记忆了。

“三万积分不少了吧,还只够学个语言的,是不是玩不起?”

抱怨归抱怨。

她还是挺念叨这家伙的。

抱着同样失忆,连人话都不会讲的只会喵喵喵撒娇的元宝进了厕所。

任由元宝窝在她脖子上撒娇。

夏郁开始卸妆。

等卸完妆洗完澡出来,元宝已经窝在她枕头上睡着了。

使劲吸了一口猫气,闹腾了一会儿小家伙,这才心满意足打开了手机,夏郁习惯静音,原主带来的精神负担,到现在还改不过来。

果然,三四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她的经纪人,陶棠。

此外,还有另一个推送,她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

#演员成韫与盛唐传媒解约,加入天河时代#

沉默了几秒,夏郁才边拿干毛巾绞着头发,边给对方拨号,顺手点开免提,电话拨通响了七八次对面才接听了,“听说今天表现不错,怎么样,两年没演戏了,还适应吗?”

“还行。”

夏郁笑了笑,“棠姐,我当初求着你要复出,自然做好准备了。”

陶棠今年34岁,同样出身帝都电影学院,后考入帝都第一学府深造,EMBA学硕,资深经纪人。

前面提到过,陶棠带过两个艺人,却具都“成就”不低。

一个夏郁,另一个就是成韫。

夏郁不必多说,顶级黑色流量;

成韫则是上一届四小花之一,上一年已荣登金像奖影后。

陶棠曾被夸成最有商业眼光的金牌经纪人,手里的两个艺人,都是聚宝盆。

“听说,韫姐跟公司解约了?”有些事情,夏郁觉得没必要藏着掖着。

电话安静了好几秒,隔了会儿,陶棠“嗯”了一声,许是怕夏夜多想,又道:“不是你的原因,成韫很优秀,是盛唐太小,资源供不了两朵大花,她离开是迟早的。”

成韫也是陶棠一手带出来的,时间比夏郁长几年,两人都是稳扎稳打的性子,相处一直很有默契。

但没多久《民国烟雨》播出,火爆半边天,夏郁直接跻身一线。

相比,成韫在电影圈热度褪去,又没有后续的强力合作与奖项,商业价值并不高。

夏郁却是实打实成了盛唐的摇钱树,高层直接勒令陶棠把所有精力专注在夏郁身上。

为这件事,成韫跟公司有过争执,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

要不是为了报答陶棠的知遇之恩,成韫早就走了。

夏郁心道:“挺优秀个小姑娘,比原主懂事省心,就是凡事都太要强。”

陶棠说的也没错,成韫的出走,是必然,或早或晚的问题。

盛唐还有另一位大花级别的女演员,虽然三十好几,票房跟口碑从来都很好,也就两年前被夏郁压一头,这两年成韫倒是能抗衡,但又看不上了。

陶棠管理情绪的能力很强。

说完,就释然笑了。

“咱们俩就是走的太顺了,眼下有这么些磨难,不见得就是坏事,不过这些事,你不用担心,安心拍戏!”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

撂电话前,陶棠还嘱咐了夏郁一通,“你有空抽时间多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还有你记得照顾好元宝,可别饿坏了小家伙,也别扣扣搜搜舍不得喂零食,我报销!”

夏郁一笑,“哪敢饿着我家小祖宗哦!”

最终夏郁也没说什么安慰人的话,两人都不需要。

夏郁以前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不然哪里混的上【快穿咸鱼】的称号。

只是原主这一遭经历给她融合的太彻底了,她也因此抑郁了很长时间,小半年才走出来,偶尔想起那一段记忆,还是会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现在嘛,基本走出来了。

“我一个自身难保的黑料演员,瞎操什么心,吃饱饭闲磕牙,没事找事!”

给小家伙把吃的准备好,自己快快乐乐把一大碗螺蛳粉,一大杯奶茶干掉,心满意足眯着眼,瞅着小家伙躲得远远的哼哧哼哧吃着鱼干。

“巴适!”

整理好垃圾。

面膜眼膜手膜安排上,听了会儿歌,没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新闻,翻了翻剧本,也就休息了。

次日下午,迟冲的助理才给她发了短信,说是帮她打好招呼了,让她明天早上六点半前到剧组早就租好的另一个私人健身工作室,并嘱咐千万别迟到,老人不喜欢等人。

夏郁:“老人?嗯?”

到了当天。

清晨五点半。

夏郁换上一身宽松运动服,批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三月份的西北还是挺凉的。

倒春寒。

夏郁还特意买了早餐,赶到地址所在的工作室楼下。

一看时间,六点十五。

大概等了能有半个钟时间,才见着一老一幼从街拐角出现。

见到扎着马尾,穿着还算干净利落的夏郁,老人淡淡瞥了眼。

没迁就夏郁,老人讲的是一口标准的粤语,“你就系迟冲讲嘅嗰个演员?”

原主喜欢演戏的一个原因,是打小就受到香江影视的影响,虽然壶梁粤省离得不近,也不会说,多少还是听得懂的,恭敬点头,“是,我叫夏郁,梁老先生您好,劳您费心了。”

此次随迟冲来西部影视基地的武术指导有三人,夏郁也是没想到,迟冲说的打招呼,竟是这一位。

“这人情可欠大了。”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