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俏医女 第六章山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贝逐一也没察觉到他的异样,只我以为他是精气神完全恢复了。“王爷你明白这是哪吗?”忆起他之后笃定把自己带下山崖的样子,不像是对这里一无所知。刚的动作用力过小,牵涉到后腰处到伤口,冷子润倒吸了口凉气,眉峰轻轻蹙在了一起。听见喘息声的呼吸声,贝逐一这才把“王爷你知道这是哪吗?”。...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贝一一没有察觉他的异样,只以为他是精气神恢复了。

“王爷你知道这是哪吗?”

想起他之前笃定把自己带下山崖的样子,不像是对这里一无所知。

刚刚的动作用力过大,牵扯到后腰处到伤口,冷子润倒吸了口凉气,眉峰微微蹙在了一起。

听到粗重的呼吸声,贝一一这才把目光从收回到他身上。

“王爷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冷子润冒着冷汗惨白着脸摇摇头,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抬眸看向不远处的一处崖洞,“这个地方我来过,”之前训练的时候,他的队伍无意踏足过这里,当时队伍还在这休整了好久,所以印象深刻,“你看那边那个山洞,可以栖身,这里很安全。”世外桃源一样的所在,没有野兽出没。

贝一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一个偌大的洞口,洞壁上攀爬着各种奇型百状的藤条,像一张编制的藤网把岩壁紧紧包裹着,想来若不是深秋树叶落尽,定是另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

“那我们赶紧过去吧。”贝一一站起身,抖了下原本就破乱不堪的裙摆,她现在只想找地方好好睡一觉,实在是太累了。说完还不忘去扶地上的人,“王爷你现在脸色差得很,我扶你过去。”

冷子润不在逞强,他现在想站起来都费劲,更别说自己走过去。他任由贝一一搀扶着自己站起身,看着她牟足劲扛着自己的模样,眼里掠过一层笑意。

好沉呐,贝一一忍不住在心里呐喊,这人虽说看着挺拔健硕,但并不魁梧,可这重量却是实打实的。

冷子润见她满脸用力的模样,心下有所不忍,试图自己发力,但只撑了几步,便感觉腰部的伤口被撕开了一样,还不时有温热的流体划过。

两个人蹒跚着挪了好久,才终于到达洞口。

贝一一把冷子润扶坐在了洞口的一侧,让他坐下来休息,自己一个人先一步到洞里勘察情况。

这洞不大,一眼望过去,里面的情形尽收眼底,里面不仅平坦没有乱石,贝一一还在里侧发现了平铺着的干草。

这里有人生活过得痕迹,贝一一喜上眉梢,忍不住跑出来跟冷子润分享这个好消息。

看她雀跃的跑出来的模样,冷子润失笑,还真是个孩子心性,几根干草就能开心成这样,何况这些东西本就是他留下的。

“王爷。”

突然,贝一一惊呼一声,笑容僵在脸上。

冷子润看到她眼里惊吓,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一侧,身后的岩石已被血染红了一大片,还有鲜血在不停地从衣衫里侵出。

他的衣服是暗色的,如果不是因为沾染到石头上,真的很难发觉。

“不要怕,”冷子润宽解道“我没事。”

这还叫没事,贝一一无心听他的话,径直走向前去查看他的伤口。

衣服已经被血沾黏在一起,一触碰感觉到心被撕裂了一样。虽说是个学医的,但赤然面对这血淋淋的场景,贝一一还是忍不住腿脚发软,呼吸不畅,胸口好似被堵住一样。

“我先扶你进去。”

她佯装镇定,紧咬着唇把地上的人搀进洞里,随后又把他安置在稻草上坐着,以便她查验伤口。

冷子润任由她摆弄,似乎这样才能减轻心里的愧疚感。

此刻,他再不是那个叱咤疆场的六王爷,而只是一个听话的病人。

“那个,”贝一一看着眼前一层层的长袍有些为难,“你的衣服。”

冷子润会意,眼睛浮过一丝羞涩,瞬间便掩了过去,抬手便去解腰间的束衣的长衿,只是他手掌无力,动作看起来很是笨拙。

贝一一看这衿条在他手里一次次滑落,硬着头皮凑近接手了过来,“我帮你吧。”

沁人心脾的淡淡体香在鼻下萦绕,凌乱的发梢时不时摩擦着自己的下颚,让人意乱心迷感觉的愈发浓烈。

那个满眼杀气的男人此刻眼里有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柔情。

“可以了。”贝一一松了口气,手扯着长衿放在了一边。

冷子润骤然回神,故作淡定的上身的衣服脱落至腰间。

贝一一不自然的别过脸,转到了他的身后。

她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完全被冷子润的伤口惊吓到了。

只见那枚银色的三角钉已经深深嵌进肉里,只留一点点边角漏在外面,而周围的皮肤已经水泡的开始溃烂,鲜红的血还在不停往外冒着,顺着他的腰身滴落在干草上。

很疼的吧。贝一一侧眸看向冷子润,刚毅不屈的脸庞,连眉眼都没有皱一下,只是额间的冷汗却是细细密密的却是骗不了人。

冷子润看她在身后一直没有声音,有些紧张,“是不是吓到你了?”说着便去拉腰间的衣服,试图把衣服穿回去。

贝一一赶紧抓住他的胳膊,阻止他的动作,“你不要在乱动了,我不害怕。”说完又把眼神放在伤口处,埋怨的语气说道,“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枚钉子应该就是他替自己挡的那一支,想想这些疼痛都是他在替自己受过,贝一一的心里就特别愧疚。尤其想到刚刚自己竟然还萌生过把他丢湖里的想法,她更觉得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了。

“对不起啊。”贝一一低着头,声音微颤。

虽说带着伤,冷子润还是听出了她的声音涩涩的。

这是吓哭了吗?

冷子润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的王妃,即便是父王没有争得他的同意就安排下了,但她总归是自己三书六聘娶回来的妻子,他为她做任何事都是应当的。

“我现在要帮你把这只镖取出来,你身上现在还有匕首之类的东西吗?”贝一一已经先一步收拾好心情,神情专注的去研究他背上的伤口。

不仅需要刀,她还需要火。

本来出府的时候她身上是带着火石和一些急救药品的,就是怕自己身处险境的时候无依无靠,这些个东西可以让她傍身。但是逃跑的时候她把它们都丢在了马车,现在想要寻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