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俏医女 第五章湖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纵然给自己思想灌输了各种自私自利的想法,贝逐一但是没能劝服自己弃湖里的人全然不顾。医者仁术,更何况他刚在崖山才救了自己。的话也不是为自己挡了那一下,怕是现在的在湖里泡着的是她了。唉,冤家。贝逐一不不舍得又往岸上看了几眼,随后便一点也不迟疑的转过身游向湖心。“王爷医者仁心,何况他刚刚在崖山才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为自己挡了那一下,只怕现在在湖里泡着的就是她了。。...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纵使给自己灌输了各种自私的想法,贝一一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弃湖里的人不顾。

医者仁心,何况他刚刚在崖山才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为自己挡了那一下,只怕现在在湖里泡着的就是她了。

唉,冤家。

贝一一不舍得又往岸上看了一眼,随即便毫不犹豫的回身游向湖心。

“王爷,王爷。。。。。。”贝一一笨拙的换着气,此时的她身体更冷了,手脚都有些发麻,牙关也时不时跟着打颤,“王爷你在哪啊?”

贝一一已经游回他们掉落的位置,但却没有看到任何冷子润的踪迹。

不会是沉底了吧?贝一一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想他刚刚在崖上已经行动不便,跌进这水里情况只怕是更严重。

想到这,贝一一心里开始焦急了。她大口吸了一口气,手捏着鼻子,心一横潜入水里。

这是一摊活水,水底还算清澈,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什么遮挡物。

贝一一游泳技术不好,潜水更是只学了点皮毛,只深浅了几秒钟,她便支撑不住了。只见她双手攀爬着浮出了水面,大口呼吸了几下以后马上又潜了下去。

这次几乎是潜到了湖底,皇天不负有心人,已经昏死过去的冷子润就倒在一块硕大的岩石上。

贝一一不敢有丝毫耽搁,竭尽全力游到他身边,手抓起他的胳膊使劲晃了晃,试图摇醒冷子润。

冷子润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回应。

贝一一的气憋得也已经到了极限了,她手抓着冷子润的胸前的衣襟,使出浑身解数把他拖出了水面。

“王爷,王爷,快醒醒,不要睡。”贝一一半扛着冷子润的肩膀,蜗牛似的往岸边挪着。

她的手脚现在已经冻得不听使唤了,揽着冷子润的那条手臂甚至都感受不到什么重量。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她精疲力尽的时候,脚终于着了岸。

贝一一很想瘫死过去,她实在太累了,她此刻甚至觉得多呼吸一口气都会耗光她最后一点体力。

但是她不能倒下,此时如果倒下了,那刚刚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贝一一手哆嗦着搬直冷子润的身子,原本冷厉自带杀气的脸,此刻看起来没丝毫的威慑力,甚至多了几分书生气的清秀。

“王爷,”贝一一机械似的拍打了几下他的脸,“冷子润,冷子润。”

见他还是没有一点生息,贝一一慌乱的搓起了自己的手,想尽快让血液流通,让自己的手掌没有那么麻痹。

手指稍一听使唤,贝一一便迫不及待给他做起了心肺复苏。

这些对于她来说本应是条件反射,即便是在梦里,每一个动作都是能做到满分,但现在却明显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快醒醒,快醒过来。

贝一一紧咬着唇,眉头紧着,满眼的着急。一组按压结束,她忙不迭的去清理冷子润口腔里呛入的脏东西。

确保不会有东西脏污回流以后,贝一一又开始了第二组按压。

有心跳了,有心跳了!

贝一一感受到他的胸腔的起伏,她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伏首贴在冷子润的胸前,细听着他的呼吸。

虽然有了心跳,但是呼吸的气流声却很微弱。

在病人在口腔紧闭没办法自主呼吸,现场又没有任何供养设施的情况下,能救人的方法只有一个。

人工呼吸!

这人从见第一眼开始就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如果......

算了算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以后的事也要等醒过来再说。

贝一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让自己无视掉地上那张生人勿进的面孔,深深吸了一口气凑了上去。

没有一丝温度的唇瓣,冰冰凉凉的触感,温热的气流穿梭在两个人的口腔,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油然而生。

这明明是在学校练习过无数次的动作,自己也不是没有正真实践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贝一一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无视心里奇怪的感觉,集中精力为地上的人输送氧气。

正是自己刻意无视掉那张脸,所以连他人已经醒过来了都没有发现。

冷子润一睁眼就看到贝一一的动作,他下意识的抬手一挥,竟把贝一一一把推倒在了地上。

“咳咳。”也不知是被湖水呛的还是为了缓解尴尬,冷子润手被挡着嘴干咳了几声。

贝一一又气又羞,自己一直在奋力救他,他那副嫌弃的表情是对谁呢?

“你。。。。。。”冷子润看贝一一气急败坏的站起身要走,忙挣扎的想要坐起来,但他的身体却使不上一点力。

贝一一真准备要离开,一低眸看到他痛苦的表情,心又有些软了。

“你还好吗?”见他又咳出了些东西,贝一一复又蹲了回去,手穿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冷子润知道是毒性在自己体内发作,他现在就是废人一个,害怕贝一一担心,强撑着摇了摇头。

见他情况好转,想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贝一一这才仔细打量他们所处的环境。

天空已经开始泛白,黎明的光照进峡谷,使陡峭险峻的峡谷有了些生气。

这峡谷虽然地势不好,但谷底的环境却别有洞天。

飘逸挥洒的瀑布,虽称不上磅礴,却多了一份惬意。四周树木环绕,偶有枯叶辗转落下,犹如仙女散花一般。地面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落叶,好似一层优雅大气的地毯覆盖着。

“好漂亮啊!”贝一一由衷的感叹道,正巧一片枫叶被微风吹拂到他们面前,她抬着手掌让叶子落在了手心。

嗯。

冷子润虚弱的轻点了下头,目光自始至终都在身后人的脸上。

是很漂亮。

虽然头发凌乱不堪,额头还贴着几块干泥巴,衣服更是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但是白皙通透的脸颊,笑起来的像月牙一样的眼睛,让人看着如沐清风。

冷子润的眼神恍惚了一下,随即又被自己这些不耻的念头羞愧的低下了头。

自己怎么能用这种眼光去看待一个小丫头呢,他挣扎着想要自己坐起来,两个人保持一些距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