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俏医女 第四章跌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当先的黑衣人也紧然后看见了贝逐一,但见冷子润了要先一步到她身边,他狠厉的从腰间摸出三尖钉,一点也不迟疑的向贝逐一甩了回去。飞镖划过空气,汹涌澎湃起微小的回声,即使被水流声压级着,也也没逃出冷子润的耳朵。冷子润也没丝毫的迟疑,身子直直扑去眼前的人。贝飞镖划过空气,激荡起细微的回声,即便被水流声压着,也没有逃脱冷子润的耳朵。。...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领头的黑衣人也紧接着看到了贝一一,但见冷子润已经要先一步到她身边,他阴狠的从腰间摸出三尖钉,毫不犹豫的向贝一一甩了出去。

飞镖划过空气,激荡起细微的回声,即便被水流声压着,也没有逃脱冷子润的耳朵。

冷子润没有丝毫的犹豫,身子直直扑向眼前的人。贝一一就这样被他高大的身体笼罩着,来不及嫌弃他身上浓烈的血腥味,便感受到了他的身子一震。

那枚三尖钉正射进冷子润的后腰处,顷刻间,他便觉得身体乏力,手中的剑也随之脱落。

镖上有毒。

冷子润紧闭着眼,想要调整内息,阻止毒性在经络的蔓延,只是一切只是徒劳,他只觉得身体愈发的僵硬。

“他中镖了,快上,快!”

领头的黑衣人没有想到他会直接用身体去接镖,这个结果完全是意外之喜。

这次即便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是在劫难逃。

一行人自然知道这只镖的厉害,一个个迫切的想要邀功,手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叫嚣着朝他们奔了过去。

“喂,你怎么了?”看着冷子润一点点瘫软在自己身上,贝一一不知所措,“喂,你快醒醒啊,他们追过来了。”

“跳。。。。。。”冷子润脸上没了往日的英气,连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很多,“跳下去。”

“啊?”贝一一不敢相信的扭脸看了身后,大哥,那是悬崖啊,跳下去连个全尸都留不住吧,“你认真的吗?”

冷子润不愿在开口跟她多话,直接推开她的身子艰难的向悬崖处挪步。

前有杀手,后是悬崖,贝一一心一横,跺脚道,“死就死吧。”说完便扶着冷子润走向崖边。

黑衣人看到他们的动作,反倒是顿住了,这两人是准备自己动手了?

“王爷留步,我们可以谈谈。”领头的黑衣人想要阻止他们,带着首级回去更好交差,如果上头细追究起来,他们到显得办事不利。

谈?

冷子润的脸上滑过一丝冷的笑,转瞬即逝。

“抓紧了。”轻声交代完这句话,没等贝一一有任何思想准备,便揽着她纵身跳下漆黑的悬崖。

“啊!”贝一一被吓得发出刺耳的尖叫。

这属于谋杀,谋杀。

她紧闭着双眼,准备迎接死神的到来。

冷子润的表情有些嫌弃,他现在浑身火烧似的难受,这丫头的叫声实在吵得很。脸上虽说嫌弃,但身子还是却是侧翻了一下,挡在她的前面,避免落下时让她受到冲击。

崖边的黑衣人不敢置信他们真就这么跳下去了,纷纷跳下马围了上来。

“这该怎么办?”一侧的黑衣人苦恼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该怎么去回禀。

领头的黑衣人伏趴在崖边,想要看清崖下的情形,无奈除了瀑布的落地声,他什么也看不到。

雄鹰依旧在夜空盘旋着高昂着,叫声犀利嘹亮。崖岸巍巍颤颤山峦叠影,此刻看来显得格外阴森。

“他中了我的镖,又从这崖上跳了下去,必死无疑。”似乎是在宽慰身边这些人,亦或是在宽解他自己。

这里本就是龙潭虎穴,即使没有受伤,两个人没有坐骑也很难走出去,更何况是现在人还中了他的散神粉。

这散神粉随是用最简单的药草配置而成,但是它的毒性发作的极快,几乎可以瞬时让中毒的人进入麻痹的状态,束手就缚,没有任何招架之力。长时间没有服下解药,毒性便会随血液流向五脏六腑,那时候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领头的黑衣人说完眼神一憋看到了地上的佩剑,那剑仿似被遗弃的孤儿,连剑身得寒光也没了之前的冷冽,此刻看上去就是把普通的佩剑,不在让人畏惧不敢靠近。

领头的黑衣人踱步到剑旁,一脚重力一踩,剑便从地上弹了起来。他手一抬抓住剑柄,反身把剑收纳到背上。

“就拿这把剑回去复命。”

其他黑衣人听到他的话面面相觑,但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便相继点点头。

领头的黑衣人看大家没有不同的意见,径直走向自己的马前,脚一蹬坐上了马背。

“撤。”

一声令下,剩下的黑衣人随他离开了悬崖,林子随即又想起了马蹄声,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消失在黑夜里。

另一边的两人像冷子润预想的一样,相继跌落在崖底湖里。

本已是深秋,夜里的天气已经颇冷,水里的温度就更低了。

好冷。

贝一一刚一落水,身体就不禁打了个冷颤。她挣扎着浮出水面,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体力稍有一点恢复就赶紧往离自己近的一侧岸上游。

凌乱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脸色经这一路折腾已经没有任何血色,薄薄的唇被冰冷的水冻成了浅紫色,如果现在岸上有人,一定以为自己是看到鬼了。

贝一一胡乱抚了一把遮住视线的头发,什么也顾不得了,只一心想着离开这里。她奋力扑打着水,笨拙的身躯缓慢向前移动着。

早知道有这一天,她就应该好好上游泳课。但凡当时对游泳教练多用一点心,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速度虽不快,但是求生意识强烈,又借着浪花涌过来的力,贝一一也很快游到了搁浅区。

总算上岸了。她脚踩着泥,手拎着裙摆,想减轻一些身上的重量,尽快走出水域。

然就在快要踏出最后一步时,另一个的身影突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没有跟上来吗?

贝一一驻停住,转身看向身后的湖面。他们落下的位置离瀑布不远,落水荡起的水花让湖面显得波澜壮阔,暗涛汹涌。

除了一层层涌过来的浪,贝一一什么也看不到。

“王爷,王爷,你在哪?”贝一一扯着嗓子喊着,“王爷,王爷,你听的到我说话吗?”

除了哗啦啦的水声在这峡谷回荡,再没有任何别的声音。

贝一一转身看向近在眼前的岸,内心很是挣扎。

她和这王爷今日只是第一次见面,没有丝毫的夫妻情分可言,他还不值得让她拼上性命去救。

贝一一努力说服自己,想想来这个时空以来,自己因为他吃的那些苦,现在不是正好趁机摆脱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