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规 第四章 不速之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抬头一看伍来好双眉紧蹙,想张口又忍着,嘴巴微噘,显露出一副非常非常不满的样子,只四只脚放轻了脚步急急忙忙地朝前半走半跑,到了吴双身旁,跟着着小姐的脚步。“小姐、小姐,顾二红这个懒鬼,跟我说是她在准备好小姐的洗浴用水,非遣我去拿小姐的洗换衣物,我去了左找“小姐、小姐,顾二红这个懒鬼,跟我说是她在准备小姐的洗浴用水,非遣我去拿小姐的换洗衣物,我去了左找右找也没有,一想这衣物不是她早就拿上来了么?怪我又被她骗了,等下我非拧她不可。”伍来好迫不及待地恨恨低声道,半是埋怨,半是报告。。...

不成规

推荐指数:10分

《不成规》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只见伍来好双眉紧蹙,想开口又忍住,嘴巴微噘,显出一副十分不满的样子,只两只脚放轻了脚步急急忙忙地朝前半走半跑,到了吴双身旁,跟随着小姐的脚步。

“小姐、小姐,顾二红这个懒鬼,跟我说是她在准备小姐的洗浴用水,非遣我去拿小姐的换洗衣物,我去了左找右找也没有,一想这衣物不是她早就拿上来了么?怪我又被她骗了,等下我非拧她不可。”伍来好迫不及待地恨恨低声道,半是埋怨,半是报告。

作为少数几个敢拿眼且能够拿眼看主子的丫鬟,她在快步走向房门口预备开门时,回头望了一眼这位没有给予回应的主子。

她的主子此时认真地盯了一眼房间,并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且低声地唤了安平的名字,这声音低低细细的,连她都听得不甚清楚。

想必这天底下只有那安平能听清那是呼唤自己的信号罢。

她的脑子这么反应过来且赞叹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脑子竟不比她那勤劳的双手快速,这熟练着鞍前马后伺候小姐的双手已然推开了门。

不过有一个人更快!

那就是更为熟练地守护着小姐的安平,就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间,他已进入了房间。

这习以为常的飞速反应仍旧令伍来好备感惊讶,不过令她更为惊讶的是这位年纪尚小的主子的判断力——不想里头竟真的有猫腻。

里头的声音并不大,像是都憋着气在过招。但从吴双十分认真的脸上可以看出,里头一定有人。

吴双的第一反应是杜将军又回来了,心中暗笑这位黑旋风是明里承诺、暗里排查,但很快,从里头渗出的血腥气告诉她——不是姓杜的。她狡黠地笑笑,一面吩咐来好进去点烛,一面迅速判断着血腥气的源头。

在屋里最外头的第一盏引路油灯亮堂起来的同时,战斗也随之停止。

伍来好根据吴双的眼神掩了房门,除了读懂小姐暂时不想惊动吴老爷的心思之外,一时竟不知所措。

只见自己的主子如今正半蹲在地上使一把匕首对着靠在床头的白森森青年,那青年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虽是一袭黑衣加身,可嘴唇白森森、目光白森森,人也就一股子白森森的气息,她只能这么形容他。

再看从来都立于不败之地的安平,如今却败了,他正被一把剑指着喉咙处。

一时间,几个人各自用大胆的目光或惊讶的余光互相观察着对方。

只有那个伍来好恨恨想拧的顾二红被绑在角落的椅子上,她正悠悠转醒。

这个顾二红比小姐大两岁,她瞪大了的眼珠子马上看清了局势,现在正把目光投向伍来好。

伍来好得到了吴双的指示,在几个人或浅或深的目光下移动着脚步,头一次感到如此不自在。

顾二红被松绑之后迅速从位置上弹起,一边走向吴双、一边指着黑衣青年报告道:“小姐,他受伤了。”

是的,他受伤了,不用她讲,谁都觉察出他受伤了。这位黑衣青年强忍着咯血的举动使他白森森的脸色变得红通通。

“不然以我的绣花拳腿怎能治住他?”吴双自嘲似的笑笑。

她们都知道她会一点三脚猫功夫,只不过在场的未露脸的和已露脸的两位黑衣人却将这句话当做了谦词。

吴双像是要等着他先咳出血来似的盯着自己那张红通通的脸。

那张脸开始因痛苦皱起红彤彤的眉头,几道筋络红里透青地挂在太阳穴处,像一只绿青的蚯蚓趴在那里吸血。

吴双当然不喜欢那样一张脸,可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惊佩——“该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这样忍住自己的痛苦?”

她转而望向另一个人,仍掩着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脸,顺着他的眼看向了剑的尽头,缓缓道:“想必你是要救他的,不然你也不会留活口,是么?”这时她胜券在握,对于胜利的推理感到了兴趣,她装出十分老练的样子,语气也老练了二十岁一般,只有从微微渗透出来的得意气息中才觉察出她的稚嫩。

“噢,原来你还不想我活着啊?”顾二红装作大惊,又手指伍来好,道:“我这么晚才得救完全是她太笨。”

她完全不给伍来好辩白的机会,也不肯解释适才叫伍来好去拿小姐的换洗衣物正是提醒她有危险。讲完后,她立马狠狠盯着刚才绑住她双手双脚的人的眼睛,问道:“说,你们是何人?”

顾二红总是能在贫嘴的时候不忘要事,也是由于她这股看似横冲直撞的巧劲,才深得大小姐的爱重。她在盯着黑衣人的同时,已腾手搬了一把圈椅过来给吴双坐着。

他们是何人?这正是吴双现如今最想知道的问题。

吴双正盯着目前唯一一双可能开口的眼睛看,但下一刻,她的鼻子嗅到一股浓厚的血腥气,这使她不得不转移视线,她的裙摆也沾得一片血腥,那是带紫黑色彩的浓血。

可就是这种情况下,这个人,仍然忍住不发出一丝声响。

也是这无声的血腥使得大家都为之震惊。

吴双震惊的同时,又有些恍惚,面对这样的人,她不由得想到倘若他并未受伤,且要杀死自己,那是何等的轻而易举?

他在无声的咯血中,人已变得虚弱无力,就在他试图把手伸向吴双的时候,她霍然起身,但刀尖仍旧向着那脸色似人似鬼的人。

只要另一个人试图靠近,她的刀尖就更向前一步。

吴双在纠结,面对这样的生命,她想尽力救他,又害怕救他。她当真能在对方说出身份之后还选择去救这个人么?答案是:不知道。

蒙面人也在纠结,他想说出他们的身份,又不能说。

这时,一个“咚哒”的声音打破了这越加纠结的场面。

一瞬间,安平的眼睛似乎着了迷,直勾勾盯着掉在地上的一块带血的、嵌在木头中的铁块。

他伸出手。

蒙面人的剑逼得更近。

吴双又坐下了,匕首也逼得更近。

“给他看,不然我就杀了他!”

这声音是脆生生的,又带着天然的冷漠穿透在空气中,令人不容置疑。

蒙面人在保证能够对安平一剑封喉之下默然同意了无双的威胁,剑始终跟随着安平的动作而行动。其实他是想过反客为主,用威胁安平性命来迫使吴双的匕首离开自己的主人,可他能够这样么?他发现他做不到,他的心太迫切地想要救性命堪忧的主人,而他希望由适才盘问他是何人的那位丫鬟为主人救治,他知道她懂得一些医理。

刚刚自己的主人才在他对抗这个少年且即将落败的时候出手相助,也就是这个帮助使得主人的伤更重,也就是因为这该死的救命之心使他处在了劣势,成为了那个被胁迫的人,再次成为了败者。

他想,如果没有这位小姐,他便不会成为败者,可这位小姐用自己的绣花拳腿迅速地进入了房间,且准确无误地在黑暗中擒住了他的主人。

一切都那么刚好。

在连连的挫败中,他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比这位小姐更不适合做杀手。

他注意到安平向这位小姐传达哑语,冷笑着从嗓子眼迸出这么一句话:“原来是个哑巴。”

“你再说一句话,我便不会救他。”吴双瞪着他。她当然读懂了安平的哑语——“师父。”

蒙面人嘴巴紧闭。

吴双收回目光,认真地看了一会眼前的这张脸,吩咐道:“去请爷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