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 第三章刁嘴男人想找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魔君一怔,看了眼莫帝倾坐的那张椅子,回过味来,偷偷的伸出手手扯了扯鬼右使的衣角,咳了两声,横着眼角望着左侧那把金椅。鬼右使恨恨甩了一下广袖背到身后,大踏步走了过去的直对着莫帝倾坐了下去,还莫名的感觉白了她几眼。“......”眼睛进沙子了?莫帝倾嗤之以鼻鬼右使恨恨甩了一下广袖背到身后,大步走了过去正对着莫帝倾坐了下来,还莫名白了她一眼。。...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鬼王一怔,看了眼莫帝倾坐的那张椅子,回过味来,偷偷伸出手扯了扯鬼右使的衣角,咳了两声,斜着眼角看着左侧那把金椅。

鬼右使恨恨甩了一下广袖背到身后,大步走了过去正对着莫帝倾坐了下来,还莫名白了她一眼。

“......”眼睛进沙子了?

莫帝倾嗤之以鼻,暗道,‘这人有病吧!?’撇了撇嘴角冷笑一记,看向鬼王,“你这话是...一直盼着我死呢。”

奶奶样的鬼王一愣,“......”

想了想头先自己说的话,倒吸一口气,笑嘻嘻的解释道,“瞧莫姑娘说的,我这不是百年未见到你,心里想的紧,才有那么一说,没其他意思,呵呵。”

莫帝倾翻了个白眼转过头没回应,微抬眼帘瞧着坐在她对面那个冷面怒眼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很想很想骂脏话。

先来一波眼神交流。

你在瞪个试试!?挖你眼珠子...

瞪死你!

我他,妈脸上长草了!?

不是,瞅着欠揍!

......你大爷!

此时气氛瞬间凝固降到冰点,虚空中骤然漫着层层杀气。

鬼王垂着眼皮左瞧一眼右瞧一眼,情况不妙,他可不想看着自己的鬼王殿变成一堆废墟。

也顾不得什么鬼王的身份了,赶忙起身绕过身前的金桌,走到殿中间,扮起笑脸,“你看我这记性,还没给你们互相介绍...”

“不用介绍了,她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了。”鬼右使陡然开口,翘起二郎腿依旧坐的笔直,听这话说的还颇有些嘲讽之意。

鬼王转脸看到莫帝倾整张脸都绿了,额头呼呼冒着冷汗,为鬼右使解释道,“是啊是啊,莫姑娘风华绝代,英姿飒爽,乃女中豪杰啊,想不认识都难。”

谁知鬼右使又来了一句,“是啊,连盗窃庙宇香火钱和贡品为生的人,都能有如此称赞,我当真是佩服。”

怪不得他一见到莫帝倾就那副嘴脸,看来他的讥讽意味鲜明,早已耳闻莫帝倾在人间的不堪事迹。

这刁嘴男人就是想找抽来着,“你找死!”

莫帝倾满腔怒气终于得以发泄了,也不管鬼王想上前在与她对话,一把推开了他,“滚”。

鬼王,‘滚,滚哪啊!这是我的地盘...’

只见她凌空飞向鬼右使,挥起令人眼花缭乱的掌光猛击。

这就动手了?也好,他还一肚子怒火没处撒呢,无端端被踢进地府一年了,又碰到这个声名狼藉,喜欢盗窃庙堂贡品的家伙,什么奇葩癖好!?

白瞎那张艳冠群芳的绝色容貌了,要是换在大家闺秀或是小家碧玉身上,定会引得无数‘男人’竞折腰!

她.....就算了吧!

鬼右使没有还手,直到接连闪躲她十几掌,转身从袖口射出数只闪着银光的绣花针,霎那间排列成伞形的银针散发出微波白光,仿佛将每一根银针都接连了起来形成伞面,朝莫帝倾袭来。

此神武绣花针名为‘扎心’

莫帝倾甩手抽出一根水鞭将绣花针悉数打散,这条神武水鞭如涓涓细流透着五彩缤纷的光亮,随着空气晕染开来,霞光异彩极为鲜明,绚丽夺目美轮美奂。

此神武水鞭名为‘抽泣’

真是相当难为两个脑子里没什么墨水的半神了,不过这两个名字倒也不是特别雷人,至少把他们想表达的意思用俩字就给搞定了,寓意鲜明易懂,不费脑子。

两人都不甘示弱,在鬼王殿飞来飞去,俩人的神武已经把整个大殿毁的没眼看。

鬼王眉心抽搐的厉害!

啪!日进斗金翠玉杯...没了!

叮叮当当!!财运滚滚黄金帘...没了!

鬼王金桌后的黄金珠帘,每一颗珠子都是货真价实的金豆子,劈啦啪啦滚了一地...

他那颗玻璃心啊此时仿佛正在被鬼右使的扎心猛刺,一抽一抽的!

痛心疾首的鬼王眼巴巴瞪着眼珠子看着自己的最爱,那张日日陪伴他的平步青云黄金公桌.....

断了两截!没事,能修好的!

完了,碎成块了,应该还能拼起来!!

你大爷!成渣子了...!!!

最后,渣子都不剩!

鬼王和鬼总执着急忙慌的抱起几只玉瓶紧紧圈在怀里,鬼总执看着两个模糊的人影,“王,今儿莫姑娘怎么杀气这么重啊?”

话音刚落,鬼王殿的黄金大匾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那震耳欲聋的响声划过,吓的鬼王二人连连跳脚。跟着垂首定睛一瞧,已经摔的稀巴烂的大牌匾,一块块碎黄金遍地开花。

他们这是想拆了他的鬼王殿啊!

那可是黄金做的!黄金的!!!

鬼总执,‘......’有啥大惊小怪的,鬼王殿还有不是金子做的东西!?

这俩人都不好惹,除了心里拼命怒吼!奶奶样的鬼王也只能躲起来独自舔伤口了!

以前也没见她使出这么强大的法力,就为鬼右使损了她两句?可损她的人多了去了,她的盗窃事迹几百年前就传的沸沸扬扬了,早已臭名远扬,妖魔鬼神人,哪有不知道的呀,也没见她去找谁报仇...

鬼王捂着心碎般的胸口瞧着黄金碎块霎那间又化成了闪闪金粉漫空浮动,欲哭无泪的看了鬼总执一眼,叹了口气,回应道,“哎,这次莫姑娘死的委屈,死的难看,死的让她恨不能把天捅个窟窿。”

鬼总执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实质内容,“那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被天文神帝的神像砸死的。”

“呃!”那还真是够惨的,够委屈的,够难看的,也怪不得她这么大的火气了。

这也就是为啥她迷迷糊糊在虚空里漂浮了一年的原因,脑袋被砸的懵(逼)了。

说说这虚空地府的来历,起初民间百姓对妖魔鬼怪并无太大惊讶恐惧,要说千年前他们本就和凡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要不是因为各类物种争夺地盘,整日打打杀杀,也不至于会被分开。

而当时凡人最为吃亏,他们如果不能飞升上天成神,那就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凡人,没有妖术也没有法力只能被其它物种欺负,但有一个优势,人多!毋庸置疑,地盘就大!

后来天文神帝看到如此情景,觉得这样下去人类太不幸了,而他们这些神大多数不也是曾经的凡人嘛!

既然不能和平共处,那就索性将他们分开。

天文神帝不愿意用武力解决问题,一个是不能对凡间之事过于干涉,对于其它各界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各管各管的,另一个是妖魔鬼怪能生在世间自然是有它的道理。

更何况妖怪也是生灵,而魔鬼也是凡人所化,妖魔鬼怪人,包括神都有善恶之分,若是能听得神音教诲改邪归正,岂不比杀了他们要好上太多。

为了公平起见,天文神帝格外谦虚的自定为裁判做了个中间人,跟他们讲了一番大道理,制定了一幅地盘分布图,把妖魔鬼怪和人类彻底划分开来。

其实占用土地最多的便是人类,妖和怪分到了数座山峰,魔和鬼就不用土地了,他们本没有实实在在的肉身,神帝索性挥起地灵簪各划了一道虚空给他们。

划分好地盘设了结界,又制定了百条规矩,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能越界,妖魔鬼怪人当时也都无异议,觉得还算公平。

自此下界恢复了平静,除了人类的国土之争,其它各界也没在捣乱。

可这几百年来,一些妖魔鬼怪不乐意了,觉得人类的地盘分的太多,分的太漂亮,而且长期居于深山或是虚空无聊透顶,又压抑的很,便又有许多心怀不轨的妖魔鬼怪出来人间做乱。

而人类呢又过于仰赖天神庇佑,日日求神拜佛,求子女的,求钱财的,求平安的,求姻缘的,求大丰收的...总之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随着这几百年以来,妖魔鬼怪频繁出入人间地盘无恶不作,也不知怎地,那些道观里的灵修修士,都跟死了一样,给钱都懒得下山斩妖除魔,除了一些修行的道士经常出来走一走,收一收,也不见得有多大效果。

众人心下便肯定是那莫帝倾得罪了天神,要知道祭拜贡品乃是乃是天神的功德,就那么让人给破坏了,偷走了,天神能不生气吗!也就放任这些妖魔鬼怪危害人间了。

看着整个金光闪闪的大殿没多大功夫真的成了一片废墟,鬼王嘴角都耷拉到了下巴,老泪盈眶瞅着鬼总执,“你说,这他,妈的得花多少钱才能在修起来呀?”

鬼总执咽了口唾沫,“王,交给我,我去想办法。”刚说完就后悔了,真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脑袋被驴踢了?他也发愁去哪搞这么多钱呢,怎么嘴一秃噜就揽自己身上了。

鬼王倍感欣慰的朝他点点头,“还是你最衷心。”

鬼总执,“......”我他,妈的是嘴瓢。

莫帝倾和鬼右使两个人也打累了,收了神武不打了,双双坐在了一堆金银碎片上,喘着疲累的怒气。

莫帝倾手臂环抱膝盖先开了口,扬声道,“我跟你有仇?欠你钱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